刑事自诉孙发辉针对我本人孙锡源的不实言论的案件处理进度

本篇文章用以记录针对孙发辉在网络对本人孙锡源的不实的诽谤言论进行刑事自诉的进度。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发规,我有权对此事的处理全程公开。

事件缘由

案件处理进度

2019年11月26日

自诉人孙锡源以诽谤罪向重庆高级人民法院递交刑事自诉材料,等待法院审核材料中。

2019年12月2日

经过近一个周的等待,立案资料审核失败,算是预料之中,毕竟第一次打官司~

法院拒绝立案的原因是刑事自诉案只能向基层法院提交立案申请。

于是修改受理法院为“重庆市万州区人民法院”重新提交立案申请。

2019年12月9日

立案申请再次被拒。

目前已按照退回原因重新提交立案申请,同时将刑事自诉附带民事修改为仅提起民事诉讼,并将案由修改为名誉权侵权。

2019年12月16日

相当草鸡的一天,立案申请再次被拒,这次的拒绝理由就很灵性了。

没错,法院要求我提供被告详细的住址以及被告身份证号码……虽然我觉得我提供的姓名、手机号、身份证号、QQ号、个人已备案网站域名这些东西已经足够精确查到被告了,但是我还是天真的打算按法院要求补齐材料,于是开启了疲于奔命的一天。这一天我算是彻底理解了什么叫“踢皮球”,具体被踢到什么程度可以看我的通话记录:

以上的通话记录都是我今天一天打的,手机一度被我打到停机。

整理了下各方说辞,最终如下:

首先尝试通过公安立案来调取信息

河北110:请您联系当地派出所
秦皇岛派出所:重庆那边的网友诽谤你你应该找重庆那边的派出所啊   
重庆万州区派出所:这种情况你应该在当地派出所报案 
于是又拨打当地派出所:这种情况你找律师……     

经律师提醒,可以去向发布侵权信息的网站管理员索要违规账号的实名信息,然而网站管理员就是被告孙发辉自己……一时犯难。后想起可以联系被告的网站托管商——阿里云来尝试索要信息。然后新一轮踢皮球又开始了……

阿里云客服:我们不能透露当事人信息,你可以联系当地网警,由当地网警联系杭州网警,再由杭州网警联系我们调取信息。

找了一圈发现河北貌似没有网警,只找到了一个“河北省网络信息举报中心”

河北网络信息举报中心:对不起我们不是网警,也没有网警电话……

于是尝试直接联系杭州网警……

杭州网警:这种情况哈,我跟你讲,你得有法院的调查函,我们看见对公函才能给你去调取个人信息。
重庆市万州区人民法院:不立案我们是不能发调查函的……  

是的,此时已经陷入死结了——法院没有被告详细信息不给立案,不立案就没有调查函。公安方面没有法院调查函就不能调取公民信息,然后不能调取信息法院不能立案就更没调查函……无敌死结

下一步计划

下一步打算先去一趟当地派出所再次尝试报案,实在不给受理就连公安带重庆万州区法院一起投诉。

投诉的依据:

对于公安——名誉权侵权属于治安事件,不给立案就是不对。

对于法院——关于原告是否必须提供被告的身份证号码才能立案的这个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已经给出答复:只要原告提供的信息足够精确查询到被告即可。
重庆市万州区法院以未提供被告身份证号码为由卡住我不让我立案明显不合规,最高人民法院发文链接: http://www.court.gov.cn/zixun-xiangqing-184581.html

假若投诉无果,就花钱委托律师直接去被告户籍所在地调取信息。

总之,无论付出多大代价,无论采取什么手段,这个案子我都不会放弃。

2019年12月27日

今天去当地街道派出所尝试报案,吃了闭门更,警察明确表示这个他们不管,不能立案。想请派出所做一下证据公证也被拒绝。

另外,当我搬出最高法院的发文链接后,万州区法院松口,同意可以在没有身份证的情况下立案,但是同时又有一条必须提供被告详细地址的规则卡着我……

不得不感慨一下,网上很多人把这种事情的处理说的很简单,等我自己亲自经历了一遍才发现,原来他们口中的简单是基于办事人员们能无条件的支持正义的情况下才成立的,是只存在于理想和想象中的情况。然而事实上,这种小杂碎的案子很难和办事人员形成利益共同体,没有人会为了心中的理想在没有利益驱动的情况下主持正义。

目前我能想到的办法就是,先向上级投诉,一级不行再投诉一级,争取能遇到个廉洁奉公的官员达到自上而下施压的目的。若依旧不行,就花钱请律师。若再不行,就申请阿里云关停他的博客。

2020年1月8日

今天在白塔岭派出所尝试立案再次被拒,这一次公安给了明确回应(虽然我觉得回应的很扯淡):治安管理办法里写的“公然侮辱他人”是指当面当众辱骂诽谤他人,网络上的不算。对此我只能评论三个6。

至于证据公证,这个东西我之前一直以为是派出所来做,今天才知道原来有专门的公证处,又学习到新知识了。

百度搜了下公证处的收费情况,貌似很高昂——声像资料、电脑软件保全 800元。我并没有亲自去一趟公证处,所以具体是怎样收费并不清楚。因为我发现了一个比较经济的取证方案:www.tsa.cn,通过这个网站来做网页证据取证,每件收费仅10元。

因为孙发辉删除了原网页,所以我对相关的百度快照进行了取证。

公证文件:

具体的诉讼要年后再折腾了,年前手头项目着急收尾,实在腾不出时间。好在了解到名誉权侵权的追诉期是3年,这样的话就算孙发辉将诽谤的文章删的一干二净,我依然可以在三年内提起诉讼。

2020年1月16日

今天心血来潮,又打阿里云客服电话尝试索要孙发辉的个人信息,再次被拒绝,不过从阿里客服那了解到:貌似可以直接起诉网站,而不用起诉具体的自然人。

随后我打了河北的12348法律援助热线,客服确认可以直接起诉网站,并且可以直接在原告所在地起诉。

有点激动,这个事终于有盼头了~

因为年后被一家创业公司邀请去江苏无锡做技术合伙人,可能就不在秦皇岛了,需要等居所确认下来再去当地法院确认是否可以直接起诉网站。

孙发辉这个案子处理下来虽然坎坷波折,但是真的感觉自己在折腾的过程中懂了很多知识和“规矩”,收益颇丰欸。

评论区有人觉得我告上法院是在“浪费司法资源”,因为这个案子“报警由警察调节删除信息即可”。我当时没有对这一评论进行明确的反驳,主要是不想起争执,但是我发现不回应的话楼层很快就被带歪了, 所以我觉得我还是有必要在这里给予明确回应 。

首先是流氓版的回应

被诽谤了,我现在可以说是气到爆炸。这一点我相信换到任何人身上都是一样的气吧?

其次,报警,警察调节一下只是删除信息的话,未免太便宜被告吧?事急则投?我不报警,他就挂着信息继续诽谤我,报警了删掉信息就了事了?所以到头来我就是被侵权又无力抗拒。而告上法院的话,对被告的损失就会很大,根据网上收集的资料来看,精神损失费的赔偿最少是5000元。而且被告被法院传唤还需要请假,折腾差旅费,并负担我的差旅费,这一下就增加了很大的违法成本。

通过起诉孙发辉,也可以让其他小人再想通过网络诽谤网友的时候就会顾虑到违法成本,而我又可以通过折腾这个案子学习到很多知识,可以说是一举多得。

另外,我在评论区回复说会将诉讼所得全部捐出去,我选择捐出去,不是因为我“浪费司法资源”有愧于心,而是因为我不屑于这种所谓的“精神损失费”,这个钱不是我通过专业的知识和技能获取的,也不是我通过投资获取的。我的精神损失不需要钱来弥补,只需要孙发辉受到惩罚就能很好的弥补了。

接着是理性一点的回应

我作为一个公民,拿起司法武器为自己争取法律所授予的名誉权,于情于理都是应该的。

补充

经过和提出异议的同学深入的交流,我了解到他觉得我是在“浪费司法资源”除了认为我没必要“较真”的非要打官司外还认为:我没有花钱请专业的律师去一次性办妥,而是自己去折腾,在折腾的过程中会占用过多的司法资源。

对于是否应该去“较真”的打官司,我前面已经回复过了,而对这位同学的第二个观点,我总结我的观点是:首先这名同学是一位司法工作者,他是站在法院的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但是我是一个平头老百姓,我站在百姓的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的话,我会发现,他的想法是打算将司法成本由法院转嫁到百姓头上,同时还存在对我的道德绑架。

我打一个比方——这就好像是一个人想注册公司,工商部因为这个人什么都不懂,引导他办理业务很占用人力成本,于是对他说:你这样是在浪费我们国家机关的资源,你的这种行为很可耻,你应该花钱找中介来办事,这样我们就省事了,无非是你花点钱而已,与我无关。很显然,这种转嫁成本的行为是不妥当的。老百姓可以因为办事太麻烦自己搞不定而委聘中介,但是国家机关绝对不能因为要给自己省事而强制或者说道德绑架的让百姓去另外花钱找中介机构!

所以我认为这位同学的言论是站不住脚的,也是不可参考的。作为公民当自己的合法权利受到侵害就应该勇敢的拿起法律武器与之斗争,国家机关应该予以支持,而不是因为公民没有“自己花钱以求国家机关省事”而对公民进行道德绑架。

当然,因为立场不同,甚至可以说我们之间压根就存在根本的利益冲突——就像员工和老板一样,其中一方多吃一口另一方就要少吃一口。所以说,也许我永远也无法和这位同学达成共识,但是无所谓了,对于我认为正确的批评我会虚心接受,而我认为错误的批评,我只会记录下来以免其他人被”带歪了路“。

Terrence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aptcha Code

刑事自诉孙发辉针对我本人孙锡源的不实言论的案件处理进度》有15个想法

  1. Pingback引用通告: 关于孙发辉(支付宝:sunfahui@foxmail.com)在网上对我的造谣的声明 | 坏蛋的博客

  2. 三水非冰

    持续关注事件最新进展,望不要断更。乍一看是有点小题大做,但实际上非常值得去做这件事,我很同意博主所说的——“通过这件事锻炼一下自己在处理这种情况的时候的应变能力,增长一下法律知识。”,有时候确实需要通过汲取教训来成长,这也是我所缺失的,希望博主的坚持能够有所收获,假如能够成功发起诉讼的话,祝博主能够旗开得胜。

    回复
    1. 绝世坏蛋 文章作者

      不会断更。年底了手里的项目急着收尾,最近没排出时间处理这件事,进度慢了。下一步计划1月8号,去另一个派出所再次尝试立案并做证据公证。原本是计划年后再折腾,但是孙发辉把原文删掉了,我必须趁搜索引擎删除相关快照之前做好证据公证。当然,我也不是得理不绕人,孙发辉本人直到现在依然没有任何认错的迹象,并且不断对我进行言语攻击,他删除原文只是企图毁灭证据。总之,这件事我会一直处理下去的。对我来说,成长无外乎就是勇敢的挑战困难并克服困难,无论成功也好失败也罢,只要能做好复盘并从中总结经验来提升自己就够了。

      回复
    1. 绝世坏蛋 文章作者

      感谢,这个案子处理完了,我会写一篇文章,详细介绍解决思路,争取让网友们再碰上这种情况的时候有路可循。

      回复
  3. Terrence

    哈哈哈哈,当不懂程序法遇上立案难。哈哈哈,佩服大哥勇气上来就高院。首先要解决踢皮球问题,你可以联系律所然后委托一个律师。律师这时候就可以持委托书加上执业证到派出所去调取信息。前提是有律师接你的案子,不客气点的说你大可选择报警在警方调解下删除信息即可。在不客气点说你这个在浪费司法资源。

    回复
    1. 绝世坏蛋 文章作者

      认真看了你的回复,很中肯很用心。我这几天又了解了相关的法律知识并反思了自己在处理过程中的不足,我认同你说的报警删除信息即可的观点。我选择告上法院,主要想通过这件事锻炼一下自己在处理这种情况的时候的应变能力,增长一下法律知识。其次也是传递一种态度,即:我对我个人的名誉十分重视,侵犯了我的名誉权,我必须要用我所能拿起的最重的“武器”维权。这个官司最后只要我不会贴太多钱我就会选择打下去,假如最后诉讼所得除去合理开支外有剩余,我会全部捐出去。等我摸爬滚打历经了这一遭之后,再遇到类似情况就能像你一样脉络清晰的分析解决方案了,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无头苍蝇一样到处撞,在撞的过程中汲取经验。

      回复
    2. 绝世坏蛋 文章作者

      本来是害怕起争执伤和气,所以没有明确反驳这条评论。但是无奈楼已经被带歪了,可以看到最新一条评论中一位朋友表示“乍一看,是有点小题大做”。所以我现在必须明确的给出回应,反驳你,希望理解。我知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思想,有自己考虑问题的角度,我不能说你说的不对,但是我要说的是你考虑的也许还不全面。
      具体内容:https://www.ibadboy.net/archives/2826.html#i-5

      回复
      1. Terrence

        你当然有你的权利,著名法谚:“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捍卫你说话的权利”。何况你只是较真的使用你的正当权利。但是我仍旧认为你实际上在给司法机关“捣乱”,有些东西你既然这么注重和想要捍卫自己的名誉权,那么你就正儿八经的委托律师,专业的事情要由专业的人做。在程序都不清楚的情况下跑去高院,我只能是觉得你是在给增加本来就已经不堪重负的基层法院以普法的工作量。

        回复
        1. 绝世坏蛋 文章作者

          我咨询过律师事务所,委托律师代理收费5000起步,委托律师调取被告资料收费2000起步。对于这种必胜的官司,我觉得我没必要花这笔钱。很多时候理论上很容易达成一个目的,但是一旦结合成本和收益来综合看就会发现理论上容易,实际上很难。我是一个普通人,并不是法律工作者,我对法律处于“文盲”状态,没有像你一样系统的学习过法律知识,从而知道名誉权侵权应该去基层法院去告。我获取法律知识的途径都是网上一篇一篇文章看来的散碎知识,并将学习到的一点知识付诸实践,再在实践中积累经验,碰壁是难免的,不可能最开始就做好万全的准备。高院告诉我这个案子是基层法院负责,我也没难为高院,而是很听话的去基层法院再次尝试起诉。我对基层法院不满是因为我已经提供了很明确的被告,但是他们以未提供被告详细地址为由就是不给立案,我对此无法理解。我希望你能明白,不是每一个老百姓都能请得起律师,更不是我看重名誉就应该花钱请律师来包办,我要考虑付出的成本和收益的平衡,更要考虑我能从中学习到什么。这个成本不光只有金钱,还有很多隐性成本,就比如说:我今天因为被诽谤了,贴钱去维权,下次再遇到其他仇人怎么办?还能震慑住这些小人吗?更何况,这个案子处理完我还会把成功的经验记录下来分享给后来者,让后来者少走弯路。实际上我觉得我现在已经被你道德绑架了,我翻译一下你说的话:你不自己掏钱请律师给司法部门减轻压力就是浪费司法资源。我真的希望你站在一个普通百姓的角度考虑问题,不要高高在上的何不食肉糜。

          回复
      2. Terrence

        我的观点简而言之就是你去维权无可厚非,要么你就有那个能力在框架下完成这么个维权操作。要么你就花费代价去委托律师,麻烦律师在律师的带领下去学习。法院、庭审没有义务去当你学习的课堂,在这个过程中因为你没有委托律师且自己的知识储备不足而导致的无效开庭就是司法资源的浪费。明白?这当然是个前提和忠告,但愿你可以通过自己的学习成为一个合格的自己权利的代理人,而不会在庭上瞎说一起,让法官听得头疼。

        回复
        1. 绝世坏蛋 文章作者

          法律将律师费判为原告承担,就是因为律师费不是必要开销。法律都认为不是必要开销了,你为什么觉得是必要的?我觉得律师只是在知识产权这些需要专业知识才能玩得转的诉讼领域才有位置。普通百姓一个多大的官司都要请律师吗?开庭之前我会去自己了解庭审的流程,我也相信法院会在适当的程序中予以我适当的引导,因为老百姓并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同时我相信我的叙事能力至少不是残缺的,只要法院照常开庭我就不至于说的“法官头疼”。我现在立案难,我认为是因为各个法庭对法律条文的解释都各有不同。法律规定要有明确的被告,法院解释为“要有被告的身份证号码和报告的详细住址”,这种情况我认为是法院对法律条文的认知错误,对于不合理的事,为什么就不允许我闹一闹?

          回复
        2. 绝世坏蛋 文章作者

          我举一个例子你换位思考一下:一个普通百姓需要注册公司,难道工商部不应该予以适当的引导吗?难道因为要减轻工作压力就要把百姓都推给中介?为了自己省事让百姓流血吗?

          回复
    1. 绝世坏蛋 文章作者

      是啊,以往这种诉讼是要去被告所在地的,食宿路费要原告自理,很坑。现在这种网络诉讼很方便自由职业者,直接视频开庭,唯一费用就是诉讼费,并且还会由败诉方承担。后面这个案子完结了,要针对网络诉讼写一篇普法文章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