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年度总结

放弃 WordPress 本土化项目

2022年是我个人发展路上变换比较大的一年,这一年我放弃了之前做了两年WordPress本土化项目,主要原因是这个项目投入遥遥无期,实在拖不起了。再加上有了其他更好的发展方向和可以借靠的资源,于是精力就调转了。跟我白干了两年的老李头,今年下半年总算也赚到了点钱。

好多人说我忘了初心,丢掉了梦想云云……但,这些不本就都是成事的手段以及铺垫吗?之前之所以那个项目做了两年是因为没有更好的路可选了,并不是因为志向就是做这个项目。这个项目也带给我了很多——成长、人脉以及全局统筹的经验,这些会帮助我更好的面对之后的道路。

至于“梦想”这种东西,总得先有个基本盘能至少以高阶层的身份存在下去的时候再谈吧。一个穷小子幻想着这些,会显得很傻,很天真。

对于这个项目,肯定也不会直接扔了不管,最多只是我们不会再投入资源进一步发展,毕竟项目当初做的时候很多人提供过不要求我们回报的帮助,我们直接宣布扔了、源码删了、服务器清了,未免太不负责任。所以说对于这个项目后续的发展就是:提供源码以及流量展示位给所有愿意接手的人,或是找到合适的人把整个项目连同品牌、赞助打包转手。当然,在谈这些的时候我们不是为了“最后捞一笔”,毕竟即便转手或提供源码也是不会收费的。而如果实在没人愿意接手,我们也会持续维护下去。

新的发展——沾化区政务领域

这一页算是翻过去了,谈一谈新的发展吧。

最开始是今年三月份,我老师帮忙联系了个沾化区政府的智慧城市数据中心运维的活想让我去干,当时大家的目的很单纯,就是找个有闲有钱的活能让我在做自己的项目的同时有一份口粮。毕竟像这种政府的数据中心,建好了就基本不会动了,只要不故障就没我啥事情。

当然,现实和理论肯定存在差别。

作为我的甲方之一的紫光集团的大哥们初心是想找个什么都管的“打杂的”,好为他们在沾化区的智慧城市项目的进度推进服务,于是理所应当的,各种和我工作没关系的杂事就来了。我也是在经过了无数次激烈的争吵后,才终于甩开了所有的事情,现在每天过的比老干部还清闲——独立办公室、包住宿、有食堂、睡到自然醒、每天没啥事、本地区还算不错的收入水平……

在这个基础上做自己的项目可以说是很完美的,毕竟有了稳定的生活保障和至少9.8成的空闲时间,这已经是很多创业者不具备的有利条件了。

为了能更好的阐述事情,我得提前交代下各个部门、公司和我之间的关系:

沾化区正在建设智慧城市,该项目在社会一侧由紫光集团主要负责,在政府一侧由沾化区大数据局负责,大数据局的局长、副局长由区政府办公室(简称区府办)的正主任和一个分管副主任分别担任,大数据局下辖大数据中心,负责具体工作落实,大数据中心有自己独立的一套人员体系。大数据中心下辖北港大数据有限公司,是区国资委出资成立的国企,用来做智慧城市运营及作为法人主体与参与智慧城市建设的各个社会法人签订合约。滨州一点通是滨州本土负责各类运维、视频会议销售的公司,作为紫光集团在沾化的一个供应商存在,其自身也与大数据局有一些独立业务往来。我最初来沾化时的层级关系,自上而下是:区府办(大数据局)->大数据中心->北港大数据->紫光集团->滨州一点通->我。可以说是很复杂了。

之后到七月份的时候经我师兄介绍,政府的领导们第一次知道看机房的小伙还会编程并且还带了个小团队,于是区里博物馆公众号建设的项目就落到我这了,一个合同总价不到三万的小项目,算是一个试炼。

最后交付的成果博物馆那边很满意,这算是一个比较好的开端了,和这边的政府做了第一次接触,并留下了还可以的印象。只不过可惜的是博物馆毕竟级别太低,上头还有文旅局,文旅局上面才是区府办,文旅局对于博物馆来讲还有分管领导,隔了这么多级,想直接把用户反馈传达给区府办主任那并刷一波存在感是很难的,而且博物馆的馆长也没能力争取资源统筹推广、宣传这个项目。于是这个项目对于我们来讲,其价值就只算是大家初步认识了一下。

之后的一次比较重要的机会是给区红会做会员管理系统,之所以说比较重要,是因为红会的会长是上一任区府办副主任,分管大数据局,任副局长,22年4月份才刚调走(我来了后的一个月),算是老领导了。

做这个项目的时候,老李头给我介绍了他的老搭档,一个设计师。老实说,我一开始并没有拿她当一回事。不过最后做出来的效果很惊艳,会长也很满意。可以说如果缺了UI设计是绝对达不到超出领导预期的效果的。

这个项目虽然账面上是亏钱的,但算总账的话做的相当的值。得益于会长的身份,项目的建设成果至少在大数据中心这一级传达的非常到位,会长还专门安排了一顿饭局请了我和大数据中心分管智慧城市建设工作的主任,席间好不吝啬赞美之词,并多次建议“要培养自己本土的技术力量,不能总依靠紫光”,当会长说这些话的时候其实是以老领导对老下属的身份说的,所以说还是很有分量的。

之后发生了一个插曲,还挺有戏剧性的。

大数据中心的领导邀请我加入大数据中心下辖的国企——北港大数据。但此时给我发工资的是滨州一点通,这个公司和区大数据局还有各种业务合作,于是我荣获同时任职两家公司+领两份工资的待遇,但实际上干的还是看数据中心的那一份活……至于这两份工资能领多久就不知道了,至少在滨州一点通与紫光集团的数据中心运维合同到期前是肯定有的。

不过我在意的绝不是多一份工资,我更在意这个名分,这样的话我就是大数据局“自己的人”了,将来有项目,我能做的100%会先紧着我,之后才是紫光集团和滨州一点通。过去两年,政府投了两个亿建设智慧城市,后续我一年能捞出五六十万就足够我们这个小团队吃了。

现在,我有了一个稳定的,连接各个政府部门信息类建设项目的渠道,可以通过委办局的外包项目积累资金并不断探索和积累自己的产品以及人脉了。

话题拉回来,红会的会长除了在老下属面前夸我外,还在积极筹备申报省级试点,当然这不是完全为了我,我也知道自己没那么大的脸——这是人家的政绩。

但我很乐意搭这个顺风车,毕竟试点申报成功代表着:后续全套智慧红会平台建设资金+全省推广。

筹备省级试点申请的过程中我第一次见识到了什么叫影响力。作为会员管理系统,会员发展情况是重要的指标。但红会的那个会员,除了最低每年交10块外好像并没有什么对应的福利。一句话总结的比较好:“成为会员,你获得的权力就是可以交钱了,你的义务就是要交钱”。

就是这样一个几乎没什么作用的纯交钱的会员,短短半个月,搞了4000个,总会费收了十一万多,可以说是惊呆我了。看一下会员列表信息,至少八成都是各个政府部门、事业单位,上到区委、政协、人大,下到各个公立学校、医院,剩下的二成估计也是这些人的家属。可以说,几乎所有会员都是靠会长个人的影响力汇集起来的。

还有在筹备的过程中,调度各个政府部门协作工作,也是博物馆的馆长无论如何都做不到的,至少我知道的就有大数据中心和融媒体中心两家被抓了壮丁。

我现在知道了,至少有3000+个本地区的公职人员看过我们的作品了,比较可惜的是,当初并不知道会长的力道这么大,所以产品没拿出200%的热情来做,导致有很多不足之处,但总体效果还是可以的。我相信地方政府应该是个小圈子,好的作品是会被大家口口相传的,所以将来也是要不断勉励自己,做出来的就必须都是招牌。

至于省级试点的申报工作,在2022年结束前并没有出结果,我能做的也只是等待以及做好自己的这一部分,我当然想更多的促成这件事,但已经超出我的能力范围了。

新的发展——教实一体化线上教育平台

除了在沾化区政务领域深挖外,过去的一年我也在探索其他方向,其中最重要以及已经落实的事情就是我老师投资三十万现金和我一起建设新型教实一体线上教育平台,我占了一半干股。

这件事是在接近年底的时候才敲定下来的,目前一期工程进行了大概三分之一,全部建设完毕至少要到来年年中才可能了。

我从来不指望从外包上能有所发展,外包只是探索机会、积累和锤炼队伍的手段,最终的道路一定是做自己的产品或平台,得有核心竞争力,做有技术壁垒的事情。

加上我对我老师能力、影响力、渠道积累的信心,目前我认为和我老师的这个项目是最有可能开花结果的。红会会长的能力、影响力或许在我老师之上,但我对整个智慧红会的后续发展可能实在是拿不准,毕竟政府的很多运作规则我并不了解,不掌握信息也就拿不准事物的发展方向,属于是不抱期待,但规划了这条路,尽力而为,有则最好,没有也无所谓的态度。

总结

这一年,随着新机遇的出现,我的整体发展策略也发生了改变:从以往孤注一掷,全力冲击一点,转变为多元发展、稳扎稳打以及不见兔子不撒鹰的策略。

我需要做的是不断降低试错成本以及和有想法、有资源、有渠道的其他人合作,不断践行“互联网+”的理念,由对方提供资金及其他资源,我们负责低成本实现,最后软件的知识产权归我们,而对方获得使用权、无限期免费技术支持以及免费的后续更新(有后续更新的前提是产品可以二次销售出去),再或大家一起为了这件事成立单独的合资公司来共同经营。

总结一下,在2022年,积累了以下三条发展路线(按时间先后排):

  1. 打通沾化区大数据局的关系,由此连接上沾化区各个政府部门的信息化建设需求,进而在政务领域探索自有产品发展的路子。
  2. 以“沾化区红会会员管理系统”为抓手,进而申报省级试点,争取全套“智慧红会”平台的建设资金,并全省推广,最终发展成自有产品线。
  3. 与我老师合作“新型教实一体化线上教育平台”,探索平台自营及打包为产品销售的路子。

2023年,我还会继续探索更多条道路,最后观察哪条道路有起来的势头,再在其上下更多的赌注,乃至于拼力冲一下。但在看到明显的起色前,我不会再做无底线投入的事情了。总之,我要以最低的成本尝试最多的可能,我相信只要我尝试的足够多,我就一定会有所成就,并打下基业,有了基业之后就可以追求点自己喜欢的事物了,但在此之前,还不如不去想。

此外,我发现,无论我是做WordPress相关的项目还是在其他领域,都总有前辈愿意提携我,我必须总结其中的原因,以求发扬优点。目前看,主要原因应该是在自身有可以被利用的价值的基础上待人足够的真诚。下一步,计划在真诚的基础上再加入一些奉承,虽然“奉承”两个字很难听,但其代表的是不越位并肯定前辈的优势和能力以及谦虚、恭敬。

同时对待团队内部,既然有钱了,就要多分,哪怕是全分给他们,将来机会来了的时候大家再只拿股权上去咬一口,毕竟享福的时候不想着人家又凭什么要求人家“患难与共”?只想给工作应得的报酬也就不能要求更多。在现在这个阶段,我觉得我需要的是更多的人支持我,而不是现金。所以我对上对下都要让利,自身只保持足够生活的钱就可以了。像小老板那样算盘打的啪啪响,然后积累财富自然容易,但克制自身贪念把钱都分出去是不容易的,所以说小老板只能是小老板,但我绝不当个蝇营狗苟的小老板。

2023年1月18日更

红会的项目省里领导很感兴趣,春节后会开展专题调研,然后深入开发、包装,往国家推。简而言之,目标从打造省级亮点工程变为打造国家级亮点工程了。

不过和最初的设想有差别,计划深入开发的是会员管理系统自身而非建设全套智慧红会平台。

在目前这种情况下,我的勾想是建设一个全省统一的平台,然后为各地市、区县开设子平台,有点类似WordPress站群的概念。另外美团也是差不多这种模式(可以在app左上角切换地市,每个地市共用一套框架但内容不同)。

这这种模式下建设费得往高了要,毕竟几乎相当于一锤子买卖了,得确保利润。一旦统一平台建立后,也就没了封装为产品反复销售的可能。除非能在其他省推广,但碍于地方保护主义,这条路会很难。最好的出路就是进一步建设全国统一平台了。

今年这个项目得和我老师的教育平台一起着重推进,如果这个国家级亮点打造成功,那相当于是给区政府的领导们送了份大礼。毕竟这是以北港的名义做的,说起来就是区府办领导下的国企一手打造的。结合这公司年年亏损靠财政吊命的日常对比看,绝对算是大成绩了。算得上是走向市场化的重要一步。这个项目也可以让我们这个小团队在沾化站稳脚跟,逐步主导更多更大规模的项目。

《2022年年度总结》上有5条评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aptcha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