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明者充其量只能是暴发户煤老板

时常想起小时候长辈以及那些早熟的同伴所告诉我的:长大了就要带上面具,要变得世故,要学会皮笑肉不笑。

以及过年回家时伙伴眉飞色舞地跟我描述他在学校里如何城府又如何与学生会“打关系”。

现在回想起来,这些可真是来自一个小市民的精明啊。

我认定的是,如果想有哪怕一丁点作为,最基本的要求就[……]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