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会坚信自己肯定会成功?

以前经常听到一个观点:成功属于胆大的人(非原话,但意思相近)

我以前觉得老板勇于承担风险,所以他享受高额的回报,这或许是一种“胆大”的体现?

但现在我的看法变了。这本质上不是“胆大”,而是他们看到了别人没有看到的东西,是这些因素综合在一起经过推理后他才认为他一定会成功,于是他才敢于投入资源去实现想法。

没错,我现在认为成功是可预期的,是一种大概率事件,而失败则应该是和不可控的自然灾难一样是一种小概率事件。

之所以创业失败率如此之高,我觉得是因为很多人并没有真的看清前方的路,而是抱着“赌一把”的心态就上路了。这种赌博就完全是碰运气了,而具体化到做事业这件事上,运气成分所起的作用基本可以按0%来算,因为事态瞬息万变,一次运气好,能十次都好吗?所以这些抱着“赌一把”以及靠运气的人是100%会死在半路的。

这些人成功拉高了创业失败率。至于缺人脉、缺经验,所有这些都是没准备好且没看清就上路所产生的实际病症而已。

而那些创业成功的,除了从鸡生蛋蛋生鸡开始一步一步积累的外,但凡是进行了一定程度的长远布局的,一定是见识和思维上远超常人的,而不存在运气成分。

老天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

所以我觉得,认清自己手中的牌、明确的知道行业的痛点以及能看清当前的局势,就能基于这些在引入对人性和世界运作的基本规则的思考后经过一环套一环的推理来勾画出未来的蓝图,以及通往这一蓝图的路,所有大的因素应当在设想阶段就考虑到,其他细节可以起步后再解决。

有了清晰的认识和明确的规划后就一定不会失败,唯一导致失败的可能是:天灾、政策突变、人为的数据丢失、某一竞争对手迅速崛起等小概率的异常事件。

于是,呼应了开头所说的:“成功是可预期的”。我们可以在早期推理阶段就预示到一定会成功,这样当面对挫折的时候我就会想“这不符合逻辑呀,一定是出现了某些意外情况导致的”而不是浑浑噩噩的觉得“我真不行”,于是我们就会有勇气继续走下去以探索清楚挫折背后的成因,并在更正这段曲线后继续沿着既定线路前进。这里的勇气也就不是因为胆大,而是因为对事态发展有明确的预期。

即便不幸,碰到了小概率事件,往往也不至于就深陷牢狱或就此殒命,我们还应该有大把机会可以尝试。

将整个维度拓展到人的一生后,在几十年的跨度里,一两次失败所浪费的数年时间也可以弱化为前面所说的“直线中的一段曲线”,只要更正就好了。一次两次不幸运,三次四次也会?不可能的,这就和不可能纯靠运气成功一样,我们同样不会单纯因为运气而一直失败。

所以,综上所述,成功是一种必然,是可以通过逻辑推导出来的可预期的必然。

WordPress在中国为何不温不火?

这篇文章主要是梳理下我自己的想法,如果你有不同的看法欢迎留言交流~

我个人觉得有下面几个核心问题。

一、中国的大环境并没有为GPL的开源模式做好准备

这一问题是国情和大环境所致的,短期内没有改善的可能。

其具体产生的影响主要是以下两点:

1、本土生态资源匮乏

wordpress.org的应用市场强制只能上架GPL应用,这导致中国的开发者不得不构建自己的私域流量,对于没有流量积累的小开发则将举步维艰。

开发者的匮乏直接引发了恶性循环:没开发者->没生态资源->用户因此而排斥->没开发者。

幸好WordPress有丰富的全球生态为我们补血,这才能在生态这一环多少进行一些弥补,这也才没让WordPress在中国很快凋零。

2、中文翻译匮乏

极少有公司愿意付出成本让自己的雇员带薪翻译WordPress生态资源。

这些生态资源几乎都是靠某些插件的用户因为自己用到了所以才会去顺手翻译,而对于文档这种自己用不到的东西则完全没动力翻译。同时我们统计,目前wordpress.org上的插件和主题的汉化率仅为7.8%,仍有高达400余万条原文等待翻译。

二、WordPress错过了中国以微信互联网为代表的公众号、小程序体系

这一问题比应用市场更加无解。

因为wordpress.org是不可能为了中国这1%的用户专门为此提供支持的。这不是坏不坏的问题,而是投入和产出比严重失衡。

未来PC端网页整体市场占有量会越来越低已经是不可逆的趋势,传统APP在中国因为小程序的异军突起而干扰了其在中小企业中的应用,而WordPress的用户群恰好也是中小企业。于是对于WordPress来说,通过APP来拥抱移动互联网,在中国几乎是死路。只有小程序和公众号才是唯一通往移动化的可能。

论迹不论心,论心无完人

之前很多人说我做 litepress.cn 这个项目无非是为了流量,也有人说我如此大肆宣传,其心叵测。说的其实有道理,我确实是为了我自己为先,我完全可以承认这些。

但是仔细想想,你们会不会也对别人要求的太高了?我所能做的,仅仅是尽可能的探索与他人合作共赢的机会,以铺开我前进的路。我不会花大量时间做纯“利他”的事情,除非是我举手之劳。我是个连别人看起来很正常的“上班”都极度反感的人。除开小时候在工地打了几天暑假工外,我至今没坐过一天班。我绝不会把我的时间和精力放在任何无实际意义或追求短期利益的事情上。

我觉得我的人生只有头30年是有效的,过了30,若冲不开阶级壁垒,则此生便定格于此。我,将终生作为人类社会底层渺小的一份子,我心中有任何想实现的东西,我都无能力实现,也就只能想想。我想我临死前必会为此懊恼,空来人世一次,匆匆而过,束手束脚毫无作为,可悲可叹。

然后我已经猜到有人会说我“太现实”了,是个很可怕的人。这时候让我们再搬出儿时学过的课文:

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鱼而取熊掌者也。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生亦我所欲,所欲有甚于生者,故不为苟得也;死亦我所恶,所恶有甚于死者,故患有所不辟也。如使人之所欲莫甚于生,则凡可以得生者何不用也?使人之所恶莫甚于死者,则凡可以辟患者何不为也?由是则生而有不用也,由是则可以辟患而有不为也。是故所欲有甚于生者,所恶有甚于死者。非独贤者有是心也,人皆有之,贤者能勿丧耳。

《鱼我所欲也》

人这短短的一生终将会失去,如狗苟之辈贪生怕死是又窝囊又无实际意义,如此不痛快的活着只为守护虚无缥缈的生命,是何道理?

又比如就拿利益来说,如果我总是过河拆桥,我总是忘恩负义,那别人将对我敬而远之,我的理想又将如何实现?难道凭自己我自己去鸡生蛋、蛋生鸡吗?不,这样我需要几代人的积累才可以。我必须通过与他人交换资源,借力打力的方式才可以在30-21=9年内冲开阶级壁垒。

我想,正是因为我明确的知道我想要什么,所以我才会为此尽力维护每一个与我有交集的人的利益,所以我才是可靠的。若是行事风格随脾气好坏而定,亦或是仅凭喜好及一时冲动,那便真是让人体会“伴君如伴虎”般的捉摸不定。

于是我对某个人或某个群体的“好”都是有目的的。不过,也正是因为我多了这一层思考,所以我才意识到有一个强大的规则力量约束着我必须好好对待每一个人,若我对规则置之不理,则反噬的将会是我自己。但若是因我打了这些“小九九”便断言我是个“小人”,那岂不是小孩子过家家的思想?

甭管我是怎么想的,多看看我是怎么做的吧。

总结一句话:凡事论迹不论心,论心无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