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待人

现在想做点事真的不是一个人就能办的,下到一个产品的实现,涉及到很多方面,一个人即便可以全办了也做不到如专才般精湛,上到渠道和资源的积累更不是一个白手起家的穷人就可以掌握的。

于是必须与其他人合作,这就涉及到如何待人、如何与人相处的问题了。

目前看,有效人脉的必要基础条件是双方互相需要,在各自发展方向上能形成互补,离开这个基础的交情都是酒肉交情。

对于酒肉交情可以完全随心情而定,开心就好,不做讨论。

有效人脉分两块,一块是处于我上位的长者,他们位高权重,拥有资源、权力、地位,一块是处于我下位和我一起创业的大哥和大姐们,他们都是某一方面的专才,有独到的技能。

对于位高权重的长者,与其交往的基本条件是自身有一个足够出彩的优势点,可以被对方利用上。否则就是点头之交,构不成人脉。

其次要在交往中做到慷慨、真诚以及急人所难,绝不能撒谎、推卸责任以及闪烁其词,尤其是对待长者,毕竟混到那个位置的就没有人是傻子,全都是人精中的人精,但凡有一点小九九都会被看穿,然后被打上一个“不靠谱”的标签。

最后要肯定长者的优势,并将其挂在嘴边不能吝啬赞美之词,但赞美必须基于事实的前提下真心的夸赞,不能胡编乱造,那样会显得很虚伪。说白了也就是“舔”。但“舔”只能算润滑关系,让自己显得听话、懂事、臣服以及满足长者的虚荣心,绝不可能只靠“舔”来维系一段关系,最终还是要靠自身的优势点。

对于和我一起创业的大哥大姐们,他们在意的是一份希望、一份事业以及一份不错的收入。

我需要将未来前进的道路全部理清楚,规划好,并结合过去取得的成果一起让大哥大姐们看到咱们正在沿着道路前进,虽然不知道最终目的地在哪,但进度肉眼可见。

在这个前提下对待他们必须像对待亲人一样,他们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所有的钱也都分给他们,尤其是起步阶段资金不充裕的情况下能至少让他们的现金收入不输给在公司坐班。

我需要让大哥大姐们相信,我时刻想着他们,护着他们,我的东西就是他们的东西,他们的痛苦就是我的痛苦,我不会欺骗他们、不会辜负他们更不会忘记他们的功劳。

只有真心实意的待他们并让慷慨大方成为自己的习惯,他们才会真心待我,也才会相信我真的是和他们一起做一份事业,而不是靠画饼忽悠他们冲上去,最后到了分蛋糕的时候再都踢了。

一个团队遇到事情,每个人各怀鬼胎的互相甩锅求自保和大家无所顾虑的只考虑事情的出路,其效果一定是不一样的。

一个稳定的、忠诚的、可靠的以及有能力做出优秀产品的团队一定是一切故事的起点。

最后的最后,商场如战场,对待同行及有竞争关系的人,势必会有势力范围的争夺以及背后的运作,也势必会得罪一批人。我不能因为想做个老好人就放弃眼前的机会,更不能执着于爱恨之念就优柔寡断,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即便会损害他人的利益并承受可能的报复我也还是会果断的去做。最后双方只能是在“我知道你知道我知道”的前提下,不撕破脸,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了。

2022年年度总结

放弃 WordPress 本土化项目

2022年是我个人发展路上变换比较大的一年,这一年我放弃了之前做了两年WordPress本土化项目,主要原因是这个项目投入遥遥无期,实在拖不起了。再加上有了其他更好的发展方向和可以借靠的资源,于是精力就调转了。跟我白干了两年的老李头,今年下半年总算也赚到了点钱。

好多人说我忘了初心,丢掉了梦想云云……但,这些不本就都是成事的手段以及铺垫吗?之前之所以那个项目做了两年是因为没有更好的路可选了,并不是因为志向就是做这个项目。这个项目也带给我了很多——成长、人脉以及全局统筹的经验,这些会帮助我更好的面对之后的道路。

至于“梦想”这种东西,总得先有个基本盘能至少以高阶层的身份存在下去的时候再谈吧。一个穷小子幻想着这些,会显得很傻,很天真。

对于这个项目,肯定也不会直接扔了不管,最多只是我们不会再投入资源进一步发展,毕竟项目当初做的时候很多人提供过不要求我们回报的帮助,我们直接宣布扔了、源码删了、服务器清了,未免太不负责任。所以说对于这个项目后续的发展就是:提供源码以及流量展示位给所有愿意接手的人,或是找到合适的人把整个项目连同品牌、赞助打包转手。当然,在谈这些的时候我们不是为了“最后捞一笔”,毕竟即便转手或提供源码也是不会收费的。而如果实在没人愿意接手,我们也会持续维护下去。

新的发展——沾化区政务领域

这一页算是翻过去了,谈一谈新的发展吧。

最开始是今年三月份,我老师帮忙联系了个沾化区政府的智慧城市数据中心运维的活想让我去干,当时大家的目的很单纯,就是找个有闲有钱的活能让我在做自己的项目的同时有一份口粮。毕竟像这种政府的数据中心,建好了就基本不会动了,只要不故障就没我啥事情。

当然,现实和理论肯定存在差别。

作为我的甲方之一的紫光集团的大哥们初心是想找个什么都管的“打杂的”,好为他们在沾化区的智慧城市项目的进度推进服务,于是理所应当的,各种和我工作没关系的杂事就来了。我也是在经过了无数次激烈的争吵后,才终于甩开了所有的事情,现在每天过的比老干部还清闲——独立办公室、包住宿、有食堂、睡到自然醒、每天没啥事、本地区还算不错的收入水平……

在这个基础上做自己的项目可以说是很完美的,毕竟有了稳定的生活保障和至少9.8成的空闲时间,这已经是很多创业者不具备的有利条件了。

为了能更好的阐述事情,我得提前交代下各个部门、公司和我之间的关系:

沾化区正在建设智慧城市,该项目在社会一侧由紫光集团主要负责,在政府一侧由沾化区大数据局负责,大数据局的局长、副局长由区政府办公室(简称区府办)的正主任和一个分管副主任分别担任,大数据局下辖大数据中心,负责具体工作落实,大数据中心有自己独立的一套人员体系。大数据中心下辖北港大数据有限公司,是区国资委出资成立的国企,用来做智慧城市运营及作为法人主体与参与智慧城市建设的各个社会法人签订合约。滨州一点通是滨州本土负责各类运维、视频会议销售的公司,作为紫光集团在沾化的一个供应商存在,其自身也与大数据局有一些独立业务往来。我最初来沾化时的层级关系,自上而下是:区府办(大数据局)->大数据中心->北港大数据->紫光集团->滨州一点通->我。可以说是很复杂了。

之后到七月份的时候经我师兄介绍,政府的领导们第一次知道看机房的小伙还会编程并且还带了个小团队,于是区里博物馆公众号建设的项目就落到我这了,一个合同总价不到三万的小项目,算是一个试炼。

最后交付的成果博物馆那边很满意,这算是一个比较好的开端了,和这边的政府做了第一次接触,并留下了还可以的印象。只不过可惜的是博物馆毕竟级别太低,上头还有文旅局,文旅局上面才是区府办,文旅局对于博物馆来讲还有分管领导,隔了这么多级,想直接把用户反馈传达给区府办主任那并刷一波存在感是很难的,而且博物馆的馆长也没能力争取资源统筹推广、宣传这个项目。于是这个项目对于我们来讲,其价值就只算是大家初步认识了一下。

之后的一次比较重要的机会是给区红会做会员管理系统,之所以说比较重要,是因为红会的会长是上一任区府办副主任,分管大数据局,任副局长,22年4月份才刚调走(我来了后的一个月),算是老领导了。

做这个项目的时候,老李头给我介绍了他的老搭档,一个设计师。老实说,我一开始并没有拿她当一回事。不过最后做出来的效果很惊艳,会长也很满意。可以说如果缺了UI设计是绝对达不到超出领导预期的效果的。

这个项目虽然账面上是亏钱的,但算总账的话做的相当的值。得益于会长的身份,项目的建设成果至少在大数据中心这一级传达的非常到位,会长还专门安排了一顿饭局请了我和大数据中心分管智慧城市建设工作的主任,席间好不吝啬赞美之词,并多次建议“要培养自己本土的技术力量,不能总依靠紫光”,当会长说这些话的时候其实是以老领导对老下属的身份说的,所以说还是很有分量的。

之后发生了一个插曲,还挺有戏剧性的。

大数据中心的领导邀请我加入大数据中心下辖的国企——北港大数据。但此时给我发工资的是滨州一点通,这个公司和区大数据局还有各种业务合作,于是我荣获同时任职两家公司+领两份工资的待遇,但实际上干的还是看数据中心的那一份活……至于这两份工资能领多久就不知道了,至少在滨州一点通与紫光集团的数据中心运维合同到期前是肯定有的。

不过我在意的绝不是多一份工资,我更在意这个名分,这样的话我就是大数据局“自己的人”了,将来有项目,我能做的100%会先紧着我,之后才是紫光集团和滨州一点通。过去两年,政府投了两个亿建设智慧城市,后续我一年能捞出五六十万就足够我们这个小团队吃了。

现在,我有了一个稳定的,连接各个政府部门信息类建设项目的渠道,可以通过委办局的外包项目积累资金并不断探索和积累自己的产品以及人脉了。

话题拉回来,红会的会长除了在老下属面前夸我外,还在积极筹备申报省级试点,当然这不是完全为了我,我也知道自己没那么大的脸——这是人家的政绩。

但我很乐意搭这个顺风车,毕竟试点申报成功代表着:后续全套智慧红会平台建设资金+全省推广。

筹备省级试点申请的过程中我第一次见识到了什么叫影响力。作为会员管理系统,会员发展情况是重要的指标。但红会的那个会员,除了最低每年交10块外好像并没有什么对应的福利。一句话总结的比较好:“成为会员,你获得的权力就是可以交钱了,你的义务就是要交钱”。

就是这样一个几乎没什么作用的纯交钱的会员,短短半个月,搞了4000个,总会费收了十一万多,可以说是惊呆我了。看一下会员列表信息,至少八成都是各个政府部门、事业单位,上到区委、政协、人大,下到各个公立学校、医院,剩下的二成估计也是这些人的家属。可以说,几乎所有会员都是靠会长个人的影响力汇集起来的。

还有在筹备的过程中,调度各个政府部门协作工作,也是博物馆的馆长无论如何都做不到的,至少我知道的就有大数据中心和融媒体中心两家被抓了壮丁。

我现在知道了,至少有3000+个本地区的公职人员看过我们的作品了,比较可惜的是,当初并不知道会长的力道这么大,所以产品没拿出200%的热情来做,导致有很多不足之处,但总体效果还是可以的。我相信地方政府应该是个小圈子,好的作品是会被大家口口相传的,所以将来也是要不断勉励自己,做出来的就必须都是招牌。

至于省级试点的申报工作,在2022年结束前并没有出结果,我能做的也只是等待以及做好自己的这一部分,我当然想更多的促成这件事,但已经超出我的能力范围了。

新的发展——教实一体化线上教育平台

除了在沾化区政务领域深挖外,过去的一年我也在探索其他方向,其中最重要以及已经落实的事情就是我老师投资三十万现金和我一起建设新型教实一体线上教育平台,我占了一半干股。

这件事是在接近年底的时候才敲定下来的,目前一期工程进行了大概三分之一,全部建设完毕至少要到来年年中才可能了。

我从来不指望从外包上能有所发展,外包只是探索机会、积累和锤炼队伍的手段,最终的道路一定是做自己的产品或平台,得有核心竞争力,做有技术壁垒的事情。

加上我对我老师能力、影响力、渠道积累的信心,目前我认为和我老师的这个项目是最有可能开花结果的。红会会长的能力、影响力或许在我老师之上,但我对整个智慧红会的后续发展可能实在是拿不准,毕竟政府的很多运作规则我并不了解,不掌握信息也就拿不准事物的发展方向,属于是不抱期待,但规划了这条路,尽力而为,有则最好,没有也无所谓的态度。

总结

这一年,随着新机遇的出现,我的整体发展策略也发生了改变:从以往孤注一掷,全力冲击一点,转变为多元发展、稳扎稳打以及不见兔子不撒鹰的策略。

我需要做的是不断降低试错成本以及和有想法、有资源、有渠道的其他人合作,不断践行“互联网+”的理念,由对方提供资金及其他资源,我们负责低成本实现,最后软件的知识产权归我们,而对方获得使用权、无限期免费技术支持以及免费的后续更新(有后续更新的前提是产品可以二次销售出去),再或大家一起为了这件事成立单独的合资公司来共同经营。

总结一下,在2022年,积累了以下三条发展路线(按时间先后排):

  1. 打通沾化区大数据局的关系,由此连接上沾化区各个政府部门的信息化建设需求,进而在政务领域探索自有产品发展的路子。
  2. 以“沾化区红会会员管理系统”为抓手,进而申报省级试点,争取全套“智慧红会”平台的建设资金,并全省推广,最终发展成自有产品线。
  3. 与我老师合作“新型教实一体化线上教育平台”,探索平台自营及打包为产品销售的路子。

2023年,我还会继续探索更多条道路,最后观察哪条道路有起来的势头,再在其上下更多的赌注,乃至于拼力冲一下。但在看到明显的起色前,我不会再做无底线投入的事情了。总之,我要以最低的成本尝试最多的可能,我相信只要我尝试的足够多,我就一定会有所成就,并打下基业,有了基业之后就可以追求点自己喜欢的事物了,但在此之前,还不如不去想。

此外,我发现,无论我是做WordPress相关的项目还是在其他领域,都总有前辈愿意提携我,我必须总结其中的原因,以求发扬优点。目前看,主要原因应该是在自身有可以被利用的价值的基础上待人足够的真诚。下一步,计划在真诚的基础上再加入一些奉承,虽然“奉承”两个字很难听,但其代表的是不越位并肯定前辈的优势和能力以及谦虚、恭敬。

同时对待团队内部,既然有钱了,就要多分,哪怕是全分给他们,将来机会来了的时候大家再只拿股权上去咬一口,毕竟享福的时候不想着人家又凭什么要求人家“患难与共”?只想给工作应得的报酬也就不能要求更多。在现在这个阶段,我觉得我需要的是更多的人支持我,而不是现金。所以我对上对下都要让利,自身只保持足够生活的钱就可以了。像小老板那样算盘打的啪啪响,然后积累财富自然容易,但克制自身贪念把钱都分出去是不容易的,所以说小老板只能是小老板,但我绝不当个蝇营狗苟的小老板。

2023年1月18日更

红会的项目省里领导很感兴趣,春节后会开展专题调研,然后深入开发、包装,往国家推。简而言之,目标从打造省级亮点工程变为打造国家级亮点工程了。

不过和最初的设想有差别,计划深入开发的是会员管理系统自身而非建设全套智慧红会平台。

在目前这种情况下,我的勾想是建设一个全省统一的平台,然后为各地市、区县开设子平台,有点类似WordPress站群的概念。另外美团也是差不多这种模式(可以在app左上角切换地市,每个地市共用一套框架但内容不同)。

这这种模式下建设费得往高了要,毕竟几乎相当于一锤子买卖了,得确保利润。一旦统一平台建立后,也就没了封装为产品反复销售的可能。除非能在其他省推广,但碍于地方保护主义,这条路会很难。最好的出路就是进一步建设全国统一平台了。

今年这个项目得和我老师的教育平台一起着重推进,如果这个国家级亮点打造成功,那相当于是给区政府的领导们送了份大礼。毕竟这是以北港的名义做的,说起来就是区府办领导下的国企一手打造的。结合这公司年年亏损靠财政吊命的日常对比看,绝对算是大成绩了。算得上是走向市场化的重要一步。这个项目也可以让我们这个小团队在沾化站稳脚跟,逐步主导更多更大规模的项目。

使用 devstack 部署 openstack zed

前言

最近我老师投资了一个教育平台的项目,我需要负责具体的实施,其中包含了线上实训模块,简单来说就是为每个学生开设一台云电脑来完成实训任务并收集成果来评分。这就要求平台具有开设“云电脑”的能力,也就是说需要有一个云计算集群作为支撑。考虑到这个项目后续大概率会封装成可私有化部署的产品卖给各个学校,所以这个云计算集群也得能本地化部署才行,不能依赖阿里云这样的公有云服务,于是我只能闷头研究下和我的专业相差略远的 openstack 了。

老实说,像 devstack 这种一键安装脚本是不需要专门写一篇文章来记录如何使用的,但奈何天朝的网络环境各种的墙,导致这个脚本我跑了好几天,那种每走一步就碰见一个报错的痛苦可能没人会懂。

硬件准备

一台空的 PC、一台 x86 服务器或者一台 VMware 虚拟机都可以。

如果是VMware虚拟机的话记得开启虚拟机处理器的“虚拟化Intel VT-x/EPT 或 AMD-V/RVI(V)”功能。

操作系统

我使用的是 Ubuntu 22.04,这也是截至目前 zed 版官方推荐的操作系统。

添加 opentsack 用户

需要创建一个专门的账号来安装和运行 openstak 服务

sudo useradd -s /bin/bash -d /opt/stack -m stack sudo chmod +x /opt/stack echo "stack ALL=(ALL) NOPASSWD: ALL" | sudo tee /etc/sudoers.d/stack sudo -u stack -i # 切换到刚创建的用户身份上以执行后续操作
Code language: PHP (php)

前期准备

网上一些教程会让换掉 Ubuntu 的软件源和 Python 的 PIP 源,但是我并不建议这么搞。第一是官方源目前在国内访问速度非常不错,第二是第三方源会出现各种莫名其妙的错误,比如说之前用华为的 PIP 源就会报各种依赖错误。

需要真正解决的网络访问问题主要集中在以下两块:

  1. 从 GitHub 拉取仓库
  2. 使用 wget 下载 GitHub 及其他被墙资源

我尝试过很多解决方案,这里就不罗列了,只说一下最根本的方案:为 git 和 wget 分别配置代理。

我采用的是在 PC 机上先使用 ShadowsocksR 配置 SSR 代理(这一块不会配的就百度搜吧),然后在 ShadowsocksR 的“选项设置”中勾选“允许来自局域网的连接”。

之后在服务器上执行以下四条命令让 git 和 wget 命令可以使用 pc 机上配置的代理服务:

git config --global http.proxy 'socks5://192.168.0.197:1080' git config --global https.proxy 'socks5//192.168.0.197:1080' export http_proxy=http://192.168.0.197:1080 export https_proxy=http://192.168.0.197:1080
Code language: JavaScript (javascript)

之后分别进行测试:

wget https://google.com git clone https://github.com/litepress/wp-china-yes
Code language: PHP (php)

这两条命令必须都成功执行才行,否则 devstack 的执行 100% 会报错的,所以说如果测试不通过就回去研究为什么出错吧。

运行 devstack

解决网络问题后事情就很简单了,这里我直接把 openstack 官方的文档大段贴上来。

下载 devstack

git clone https://opendev.org/openstack/devstack cd devstack git checkout stable/zed # 切换为 zed 版
Code language: PHP (php)

创建配置文件

在 devstack 目录中创建名为 local.conf 的文件,内容为:

[[local|localrc]] ADMIN_PASSWORD=管理页面的$ADMIN_PASSWORD RABBIT_PASSWORD=$ADMIN_PASSWORD SERVICE_PASSWORD=$ADMIN_PASSWORD # 这里使将来 openstack 的虚拟路由器桥接服务器物理网卡,这样安装后云服务器就可以上网了,并且只需要物理机有一个网卡即可。 PUBLIC_INTERFACE=ens6f0 # 要桥接到的物理机网卡 HOST_IP=192.168.0.242 # 物理的 IP FLOATING_RANGE=192.168.0.0/24 # 物理机网卡的网段 PUBLIC_NETWORK_GATEWAY=192.168.0.254 # 物理机网卡的网关 Q_FLOATING_ALLOCATION_POOL=start=192.168.0.100,end=192.168.0.200 # 要为云主机分配的地址范围(之所以不全分配是因为网络里还会存在其他设备,为了防止冲突才专门规划出一部分给云主机用)
Code language: PHP (php)

开始安装

./stack.sh

安装完成

安装脚本应当一次性执行成功,成功后会在终端输出类似如下内容:

This is your host IP address: 192.168.0.242 This is your host IPv6 address: ::1 Horizon is now available at http://192.168.0.242/dashboard Keystone is serving at http://192.168.0.242/identity/ The default users are: admin and demo The password: 你设置的管理页面的的管理页面的理页面的 Services are running under systemd unit files. For more information see: https://docs.openstack.org/devstack/latest/systemd.html DevStack Version: zed Change: 211cc4c036b6cb13598b87e6e3bbc3c74538a902 Pin tox<4.0.0 for <=stable/zed branch testing 2022-12-09 02:54:44 +0000 OS Version: Ubuntu 22.04 jammy 2022-12-20 20:28:27.268 | stack.sh completed in 1738 seconds.
Code language: JavaScript (javascript)

切换存储盘

很多服务器系统盘是和磁盘阵列在操作系统内是两块设备,openstack 默认会将系统盘作为存储盘。

想切换存储盘首先需要在新磁盘上创建 LVM 卷组,参见:CentOS 6中创建及管理LVM逻辑卷 – 坏蛋的博客 (ibadboy.net)

之后编辑文件:/etc/cinder/cinder.conf 文件(openstack 卷服务的配置文件)。

将存储后端 lvmdriver-1(默认存储后端)的卷组修改为刚创建的新卷组即可。修改完类似如下:

[lvmdriver-1] image_volume_cache_enabled = True volume_clear = zero lvm_type = auto target_prefix = iqn.2010-10.org.openstack: target_port = 3260 target_protocol = iscsi target_helper = lioadm volume_group = data # data 就是新创建的卷组,只需要改这一行即可。 volume_driver = cinder.volume.drivers.lvm.LVMVolumeDriver volume_backend_name = lvmdriver-1
Code language: PHP (php)

之后重启服务器即可生效。

常见问题

物理机重启后无法创建云服务器,一直显示“正在调度中”

该问题是由于 nova(openstack 中负责计算的组件)的部分服务没设置开机自启动导致的。执行以下命令即可:

sudo systemctl start devstack@n-sch.service sudo systemctl start devstack@n-cpu.service sudo systemctl enable devstack@n-sch.service sudo systemctl enable devstack@n-cpu.service
Code language: CSS (css)

物理机重启后无法连接网络(仅能 ping 通自己,无法 ping 通网关)

这是由于 devstack 在安装时会创建一个桥接网卡 br-ex,但该网卡的 IP 配置信息并未写到网卡配置文件中,所以重启后 IP 丢失,自然网就不通了。

这里以 ubuntu 22.04 为例,编辑文件:/etc/netplan/00-installer-config.yaml,最后效果如下:

# This is the network config written by 'subiquity' network: ethernets: eno1: dhcp4: false eno2: dhcp4: false ens6f0: # 被桥接的物理网卡,一定要在配置文件中写出来,否则会被禁用。 dhcp4: false ens6f1: dhcp4: false br-ex: # 这里是 devstack 创建的桥接网卡,按正常网卡那样配置地址信息即可。 addresses: - 192.168.0.242/24 routes: - to: default via: 192.168.0.254 nameservers: addresses: - 114.114.114.114 search: [] version: 2
Code language: PHP (php)

应用网络更改:

sudo netplan apply

现在可以上网了。

中国承受不起俄罗斯战败的代价

最近发现网上有很多的汉奸、走狗、间谍以及各路50万在那宣传诸如”支持乌克兰抵抗侵略者”、”乌克兰在捍卫国家主权”、”俄罗斯侵略者必败”、”我们需要和平”等等的言论,更有甚者把沙俄侵占中国领土的旧账翻出来,劝说人们要谨记俄国不是好东西——它在欧洲扩张完下一个就是中国。

在我看来,所有这些言论都在试图掩盖真正的矛盾。

我认为最底层的矛盾在于中国和俄罗斯崛起的现实需求与美国的霸主地位相冲突,而美国为了遏制中俄发展所采取的手段才是现如今一切问题的根源。

北约东扩事实上的压缩了俄罗斯的生存空间,俄罗斯开战也只是出于自卫,就好像中国的抗美援朝一样.倘若听之任之,则今日割五城,明日割十城,然后得一夕安寝。起视四境,而秦兵又至矣。

一旦俄罗斯战败,伴随着经济制裁和疫情带来的动荡,俄罗斯国内反对普京的势力以及西方的渗透势力会一起作祟,其结果必然是俄罗斯政权颠覆甚至解体。

届时,中国不但要独面北约,甚至有领土被四面合围的风险。

此时,中华民族的复兴从何谈起?

所以说,中国承担不起俄罗斯战败的代价。

既然开战,就必须要赢。任何支持乌克兰、强调主权独立以及要求俄罗斯撤军的言论都是汉奸走狗的言论——自己民族生死存亡之际,还要去关心他国的主权独立?

况且,就像前面讲的,战争的责任真的完全在俄罗斯吗?难道不是北约把刀子顶在俄罗斯脑门上在先吗?这样逼着别人反击再把侵略的脏水泼过去的手法不可谓不恶心,既当婊子又立牌坊。可以说当今的所有问题根源都在于美国的霸权主义,如果美国不搞北约军事集团,不挤压其他国家的生存空间,老老实实和平发展,不去耍这些流氓手段,还会有这些问题吗?

至于细数沙俄罪行的那些言论就更加不值得反驳了。难道忘了江东吴狗背刺关羽的事情了吗?和今天你们的剧本岂不是一模一样?

虽然中国政府一再声明不结盟政策,但如果俄罗斯不能速败乌克兰,我估计政府还是会对其进行援助,无论是经济还是军事。而如果战事旷日持久,以致北约下场,三战一定会开启,我们也会卷入其中。

有时候没得选,毕竟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历史走到了今天这一步,唯有胜利才是出路,任何的”忍一时风平浪静”都是在慢性自杀。

而如果俄罗斯胜了呢?它将在未来的几十年里继续在欧洲帮我们吸引火力,此时我们才能说去搞经济建设、去赚小钱钱。

不知不觉间,到了决定民族命运的历史时刻,真没想到会在我有生之年碰上。

补充一下,今天又看见一群人在那满口仁义道德、普世价值。让我想起来狼人杀这款游戏,一开始跟你称兄道弟分化你和你队友,最后等你队友都死光了再呲出来一句:对不起,我是狼人。

精明者充其量只能是暴发户煤老板

时常想起小时候长辈以及那些早熟的同伴所告诉我的:长大了就要带上面具,要变得世故,要学会皮笑肉不笑。

以及过年回家时伙伴眉飞色舞地跟我描述他在学校里如何城府又如何与学生会“打关系”。

现在回想起来,这些可真是来自一个小市民的精明啊。

我认定的是,如果想有哪怕一丁点作为,最基本的要求就是:“急人所难,诚以待人”。

若是搞的跟半仙一样的神乎其神,或是执着于玩“言语上的艺术”,相信不会有人愿意与之接触。

人与人相处毕竟是长期的过程,骗得了一时,骗得了一世?

又或者,一个刚出社会,有样学样,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学人家去“世故”,在那些饱经世故的长者眼里,怕不也是个笑话。

这些长者手里握住了大部分的社会资源,想要得到照顾,在自身对其有利用价值的基础上,最基本就得做到真诚,我实在无法想象会有人愿意把资源分享给学生会里耍惯了官威又学的油嘴滑舌的各个部长们。

如果将来我有孩子了,我想我会从小教他要正直、善良、勇敢,虽然短期看也许会吃亏,但一个人的品行养成是长期的过程——如果习惯了做一个精明的市井之人,那么也就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变得大方且“糊涂”。

时常想到,在我成年的这个时代里,改革开放的红利已经消耗殆尽,此时想从底层白手起家爬上去,就只能实打实的去拼综合实力。类似我爸爸所信奉的“机会改变命运论”我是从来不看好的。

我不相信有一次两次的机会被抓住或错失了就足以改变我的人生轨迹,我相信的是每个人的成长应该是一个综合的体系化的工程,应该全方位积累并步步为营,在打下一个基本盘的同时爬上下一个台阶,每个基本盘打下了也就不会掉下去,错失一两个机会也不会影响我,因为既然选择了全面积累、稳扎稳打的道路,也就意味着我的战略迂回空间足够的大,并不会被一两次失败打倒,就好像罗永浩造个锤子没造出来,他去睡天桥了吗?

如果要全面积累,那么个人品行无疑是其中很重要的一环。我能忍受多大的屈辱、我能“糊涂”成什么样,以及我能多大程度上的去“急人所难”,都最终与其他因素一起决定了我此生能走出去多远。

一辈子很短,我绝不要做一个蝇营狗苟的精明者,我要成事,成大事!

一切应当是可预测的

我觉得现实世界的一切都是可预测的。而造成不可预测的根本原因是信息偏差。

下面举一个极端的例子。

人们潜意识里觉得“我就是我”,认为自己的意识由自己支配。但本质上讲人的思维和意识是大脑中的一系列复杂的生物化学反应产生的结果,也就是说意识取决于产生反应的物质。而物质是可预测的,我们可以知道哪种元素和哪种元素之间融合会产生何种反应。

也就是说,“我”并不是“我”。我的想法,只是化学反应罢了,这些化学反应,受到此时此刻的变量影响必然会产生,而不由我主。

综上可知,人类当前的每一次进步都是物理化学反应在主导,是反应导致人们做出一个决定,而决定产生了后果,当我们掌握了期间所有演算公式时,我们将可以在知道初始变量的情况下通过计算得出事件的结果,这将会是一个逻辑关系。

由此向前联想:人类当今所获得的一切成就都可以推到当年第一个走出非洲的猿人的大脑中产生的某些反应,是这个反应致使它做出了这个决定,而它的决定则产生了后续的一系列后果。

再向前推:第一个生命是如何产生的?组成第一个生物的分子团是如何聚集的?他们或许来自四面八方,也可能来自外星,但我们可以肯定的是,这些分子一定都有他们各自的来源而不是凭空产生的,他们之所以会聚集于此也是受了“因”的影响。如果我们能准确的复刻这个“因”,那么我们就可以重复触发这一演变过程。

再向前推到极点:宇宙大爆炸时。如果我们知道了宇宙大爆炸的所有初始变量,以及每一种物质的所有化学物理反应所产生变化的机制,那么我们就可以通过不断的演算来推导出所有的一切了。

之所以我们现在做不到,就是因为前面说的“信息偏差”。我们既不知道宇宙大爆炸时的所有变量信息,也不知道其中所有物质的变化机理,所以我们无法完美预测这一切。

这就好像玩类似《钢铁雄心》这类即时战略游戏,即便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都可以从容自若的掌控一个虚拟的国家,但现实世界中掌控一个国家并不容易。

我觉得根本原因除了游戏对现实来讲缩略了很多东西外,更重要的是游戏中把所有类似稳定度、财政、军队这类的信息都具象化为了直观的数字,1就是1,2就是2。而现实中的国家则比这复杂得多,就比如二战时国军广为诟病的吃空饷问题,老蒋根本不知道他手里究竟有多少兵,因为虚报太多。这些虚假的数据最终影响了决策,从而导致现实中对事物的预测经常发生偏差。

人的一生轨迹从一开始便已注定。只不过因为我们还不能掌握所有信息以至于对此进行精准计算,于是这留给了我们希望以及无限的遐想空间。

正确的废话

有时候发现能正常交流的人实在是不好找,大部分人探讨事情是不会联络上下文和外部环境的,于是就会说一些在短期内或理论上无比正确,但联系到所面临的实际处境却又接近于废话的话。

举个例子,就是关于二战史的一系列探讨。

有人说:德国对犹太人和斯拉夫人灭绝的政策是树敌的行为,甚至连一开始亲德的乌克兰都给逼成亲苏了。德国应该善待犹太人和斯拉夫人,这样道义上没有瑕疵又可以获得大量人力。

还有人说:德国应该先整合占领区资源再进攻苏联,这样才能多一份胜算。

也有人说:德国应该集中兵力一举拿下莫斯科,而不是南下分兵基辅,这样才能一举击垮苏联。

单看以上三个观点,可以发现他们说的都是无比的正确,单从文字和文字展现的逻辑上看,找不到一点破绽。但这三个观点都是典型的前面讲的“不联系上下文和外部环境”而做出的看似正确的判断。

这样的判断和建议毫无价值。以下列举一些外部环境因素来简要说明上述三条建议不可行的原因。

对于建议一:纳粹党发家靠的就是种族主义,煽动仇恨、转移矛盾,况且犹太人的资金也是纳粹经费的重要来源,让纳粹善待犹太人和斯拉夫人这根本就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悖论。

对于建议二:苏德完全不是一个体量级的,时间站在苏联一边,而不是德国。如果德国在38年就打下了欧洲,那么我相信38年希特勒就会趁着苏联刚完成大清洗就直接发起进攻,而不是再等一等,等着整合占领区。况且苏联已经在1940年逼迫罗马尼亚吐出了比萨拉比亚等地区,而罗马尼亚作为德国的石油来源,可谓是底线所在,有理由相信当苏联从大清洗中恢复过来并完成新一轮扩军后会主动向德国发起进攻(大概率在1943年,也就是说德国也没时间整合占领区)。届时,德国不可能抵挡苏联的钢铁洪流。摆在希特勒面前的其实只有一条路:趁他虚要他命,早下手为王,晚下手遭殃。

对于建议三:下面贴的是一张基辅会展前的东线战略地图,可以很明显的看到,苏联在乌克兰是存在一个很大的突出的,这直接威胁到了德国中央集团军群的侧翼。况且不谈这一层,就单说德国糟糕的后勤补给都很难让德国能比历史上更早的发起莫斯科会战。更何况莫斯科丢了苏联就投了吗?未必,恐怕要打到乌拉尔山脉才能彻底干趴苏联。

毛主席说:“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并非是他老人家剥夺这些人讲话的权力,而是这些人所讲的废话和给出的废建议,一是浪费时间,二是让问题复杂化,综合起来看可以说是严重的影响交流的效率。如果再掺上一丝莫名其妙的优越感和藉此对他人的贬低,则效果更是奇佳。

所以我觉得指点江山,激扬文字之前,稍微了解一下事物的背景和彼时周遭的外部环境再下结论不迟。急于表现而不加调查便想当然的给出的建议很多时候只能算废话,虽然单从字面理解可能会无比正确。这就好像逢人便劝:你要善良。

我觉得这篇文章并不是预示着我是一个油盐不进,一条路走到天黑的“不可说服者”。

我觉得我还是很讲道理的,我会把我观点连原因带结果成体系的讲出来,同时我也非常渴望有效的交流,但很多时候的交流是无效的,能收获到的只有对方因想当然的给了很多废建议而萌发的莫名其妙的优越感所给我造成的不适。

为什么会坚信自己肯定会成功?

以前经常听到一个观点:成功属于胆大的人(非原话,但意思相近)

我以前觉得老板勇于承担风险,所以他享受高额的回报,这或许是一种“胆大”的体现?

但现在我的看法变了。这本质上不是“胆大”,而是他们看到了别人没有看到的东西,是这些因素综合在一起经过推理后他才认为他一定会成功,于是他才敢于投入资源去实现想法。

没错,我现在认为成功是可预期的,是一种大概率事件,而失败则应该是和不可控的自然灾难一样是一种小概率事件。

之所以创业失败率如此之高,我觉得是因为很多人并没有真的看清前方的路,而是抱着“赌一把”的心态就上路了。这种赌博就完全是碰运气了,而具体化到做事业这件事上,运气成分所起的作用基本可以按0%来算,因为事态瞬息万变,一次运气好,能十次都好吗?所以这些抱着“赌一把”以及靠运气的人是100%会死在半路的。

这些人成功拉高了创业失败率。至于缺人脉、缺经验,所有这些都是没准备好且没看清就上路所产生的实际病症而已。

而那些创业成功的,除了从鸡生蛋蛋生鸡开始一步一步积累的外,但凡是进行了一定程度的长远布局的,一定是见识和思维上远超常人的,而不存在运气成分。

老天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

所以我觉得,认清自己手中的牌、明确的知道行业的痛点以及能看清当前的局势,就能基于这些在引入对人性和世界运作的基本规则的思考后经过一环套一环的推理来勾画出未来的蓝图,以及通往这一蓝图的路,所有大的因素应当在设想阶段就考虑到,其他细节可以起步后再解决。

有了清晰的认识和明确的规划后就一定不会失败,唯一导致失败的可能是:天灾、政策突变、人为的数据丢失、某一竞争对手迅速崛起等小概率的异常事件。

于是,呼应了开头所说的:“成功是可预期的”。我们可以在早期推理阶段就预示到一定会成功,这样当面对挫折的时候我就会想“这不符合逻辑呀,一定是出现了某些意外情况导致的”而不是浑浑噩噩的觉得“我真不行”,于是我们就会有勇气继续走下去以探索清楚挫折背后的成因,并在更正这段曲线后继续沿着既定线路前进。这里的勇气也就不是因为胆大,而是因为对事态发展有明确的预期。

即便不幸,碰到了小概率事件,往往也不至于就深陷牢狱或就此殒命,我们还应该有大把机会可以尝试。

将整个维度拓展到人的一生后,在几十年的跨度里,一两次失败所浪费的数年时间也可以弱化为前面所说的“直线中的一段曲线”,只要更正就好了。一次两次不幸运,三次四次也会?不可能的,这就和不可能纯靠运气成功一样,我们同样不会单纯因为运气而一直失败。

所以,综上所述,成功是一种必然,是可以通过逻辑推导出来的可预期的必然。

WordPress在中国为何不温不火?

这篇文章主要是梳理下我自己的想法,如果你有不同的看法欢迎留言交流~

我个人觉得有下面几个核心问题。

一、中国的大环境并没有为GPL的开源模式做好准备

这一问题是国情和大环境所致的,短期内没有改善的可能。

其具体产生的影响主要是以下两点:

1、本土生态资源匮乏

wordpress.org的应用市场强制只能上架GPL应用,这导致中国的开发者不得不构建自己的私域流量,对于没有流量积累的小开发则将举步维艰。

开发者的匮乏直接引发了恶性循环:没开发者->没生态资源->用户因此而排斥->没开发者。

幸好WordPress有丰富的全球生态为我们补血,这才能在生态这一环多少进行一些弥补,这也才没让WordPress在中国很快凋零。

2、中文翻译匮乏

极少有公司愿意付出成本让自己的雇员带薪翻译WordPress生态资源。

这些生态资源几乎都是靠某些插件的用户因为自己用到了所以才会去顺手翻译,而对于文档这种自己用不到的东西则完全没动力翻译。同时我们统计,目前wordpress.org上的插件和主题的汉化率仅为7.8%,仍有高达400余万条原文等待翻译。

二、WordPress错过了中国以微信互联网为代表的公众号、小程序体系

这一问题比应用市场更加无解。

因为wordpress.org是不可能为了中国这1%的用户专门为此提供支持的。这不是坏不坏的问题,而是投入和产出比严重失衡。

未来PC端网页整体市场占有量会越来越低已经是不可逆的趋势,传统APP在中国因为小程序的异军突起而干扰了其在中小企业中的应用,而WordPress的用户群恰好也是中小企业。于是对于WordPress来说,通过APP来拥抱移动互联网,在中国几乎是死路。只有小程序和公众号才是唯一通往移动化的可能。

论迹不论心,论心无完人

之前很多人说我做 litepress.cn 这个项目无非是为了流量,也有人说我如此大肆宣传,其心叵测。说的其实有道理,我确实是为了我自己为先,我完全可以承认这些。

但是仔细想想,你们会不会也对别人要求的太高了?我所能做的,仅仅是尽可能的探索与他人合作共赢的机会,以铺开我前进的路。我不会花大量时间做纯“利他”的事情,除非是我举手之劳。我是个连别人看起来很正常的“上班”都极度反感的人。除开小时候在工地打了几天暑假工外,我至今没坐过一天班。我绝不会把我的时间和精力放在任何无实际意义或追求短期利益的事情上。

我觉得我的人生只有头30年是有效的,过了30,若冲不开阶级壁垒,则此生便定格于此。我,将终生作为人类社会底层渺小的一份子,我心中有任何想实现的东西,我都无能力实现,也就只能想想。我想我临死前必会为此懊恼,空来人世一次,匆匆而过,束手束脚毫无作为,可悲可叹。

然后我已经猜到有人会说我“太现实”了,是个很可怕的人。这时候让我们再搬出儿时学过的课文:

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鱼而取熊掌者也。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生亦我所欲,所欲有甚于生者,故不为苟得也;死亦我所恶,所恶有甚于死者,故患有所不辟也。如使人之所欲莫甚于生,则凡可以得生者何不用也?使人之所恶莫甚于死者,则凡可以辟患者何不为也?由是则生而有不用也,由是则可以辟患而有不为也。是故所欲有甚于生者,所恶有甚于死者。非独贤者有是心也,人皆有之,贤者能勿丧耳。

《鱼我所欲也》

人这短短的一生终将会失去,如狗苟之辈贪生怕死是又窝囊又无实际意义,如此不痛快的活着只为守护虚无缥缈的生命,是何道理?

又比如就拿利益来说,如果我总是过河拆桥,我总是忘恩负义,那别人将对我敬而远之,我的理想又将如何实现?难道凭自己我自己去鸡生蛋、蛋生鸡吗?不,这样我需要几代人的积累才可以。我必须通过与他人交换资源,借力打力的方式才可以在30-21=9年内冲开阶级壁垒。

我想,正是因为我明确的知道我想要什么,所以我才会为此尽力维护每一个与我有交集的人的利益,所以我才是可靠的。若是行事风格随脾气好坏而定,亦或是仅凭喜好及一时冲动,那便真是让人体会“伴君如伴虎”般的捉摸不定。

于是我对某个人或某个群体的“好”都是有目的的。不过,也正是因为我多了这一层思考,所以我才意识到有一个强大的规则力量约束着我必须好好对待每一个人,若我对规则置之不理,则反噬的将会是我自己。但若是因我打了这些“小九九”便断言我是个“小人”,那岂不是小孩子过家家的思想?

甭管我是怎么想的,多看看我是怎么做的吧。

总结一句话:凡事论迹不论心,论心无完人。

我毕业了

作为一个极致的垃圾差生,我上了两遍中专,直到最近我周老师打电话问我毕业证还要不要了,我才意识到我正式成为社会人儿了。

回想起来这十几年读书的经历,我是真真的觉得学校不适合我。我甚至直到今天都不知道学校单在知识层面能带给我什么。所以,竞赛换来的省内春考本科免试的机会也放弃了,因为感觉去再念这四年除了浪费时间外对我就没啥实际影响了。

从初中开始,我就是要么在老师讲桌旁,要么在最后守着垃圾桶。这倒也惬意,尤其是坐在后面的时候,我可以随意翻弄我感兴趣的计算机相关的书籍。

我对学校的厌恶来自于教条的死板。为什么这么多科目每一样都要学?亦或是,为什么我只能学课本上出现的东西?更本质的讲——这真的是学习吗?我觉得求知应该来自一个人最原始的欲望,应该在这个欲望的驱使下去探索知识,而不是像流水线上的工人一样,被规定几点几分必须做什么,如此这般的填鸭式教学,令我深恶痛绝。

可能有的人会反驳:学校就是要给我打好基础理论知识,而基础理论想系统全面的灌输就必然枯燥。

这完全就是诡辩嘛。学习应该以一个兴趣为切入点,然后为达到这个目标,不断的,有目的的去了解涉及的周边知识,逐渐深挖,最终形成体系,而不是甭管有用的没用的全死记硬背安排上,这样的效率低到令人发指。

到底什么是学有所成?究竟是能把IP转二进制心算的精准无比、把计算机存储的定义倒背如流,还是通过初步的广泛了解后,能将知识成体系的串联并灵活的利用文献资料和工具解决现实中的问题?

学校会告诉我,全都背下来才是学有所成。但我知道这是胡扯,所以我发自内心的抵抗,我拒绝如此做无用功。

如今的教育模式,源自于当初的新中国扫盲运动。来自苏联的填鸭式教学法对于羸弱的新中国来讲是当时性价比最高的方案,所以才被采纳,而不是因为它有多么出众的实际教学效果。随着中国物质逐渐丰富,教育资源普及,填鸭式教学必然会被取代,国家倡导素质教育也倡导了好多年了。所以大可不必为填鸭式教学鸣不平——它若真的好,还会提倡素质教育吗?

也许对于一个无父辈积累的我来说,失去了大学这个土壤,我会错过和很多有趣的人,也会错过很多机会。

但是不怕,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世界这么大,岂能没有我的一席之地?

这些年,喷我的人,我一双手已经数不过来了。有人说我异想天开,还有人说我格局小、视野狭隘,也有的人说我幼稚、无知、什么都不懂。

但,我不想过多的解释,我知道很多事需要时间的沉淀才能证明其价值,虽千万人吾往矣。

WordPress的市场很小,为什么值得投入精力

我想起来几个月前找开发人员的时候,听见最多的观点(或是叫嘲讽)就是:不要把WordPress说的很牛逼,这是很落后的东西了,大公司没人用的。随后就是类似大并发、微服务、SpringBoot等等的概念和名词。

他们说的其实是对的,WordPress的架构还是十多年前的,不谈什么分布式之类的,就单说单体架构中流行的MVC设计模式WordPress都不支持。模板引擎也没有,都要自己手工在HTML里面嵌入PHP代码。当然这里提到的MVC和模板引擎甚至于分布式架构在WordPress中都有相应的解决方案,只不过是第三方的。

WordPress的应用领域也确实是中小公司,大公司没有用它来做核心业务的。

这些说的都没错,都是WordPress的弱势,但却忽略了WordPress的优势——近乎于垄断的全球CMS市场占有量、完善的生态体系,以及中国市场下的萎靡不振。

以上三点合起来就是机遇。

为什么WordPress在国外可以近乎垄断,但是在国内却萎靡不振?如果解决了这个问题,那么依托WordPress近乎变态的生态储备也许就可以在中国复制其在全球市场的成功。

同时WordPress是GPL 2.0协议授权的,法律上的障碍也近乎于没有。

但即便复制了成功,在web 2.0的末班车上,留下的市场增量空间还有多少呢?

这个问题我觉得得分成三点来看 :

  1. 一个人很难一步登天,仅靠一个idea或一个项目就实现自己的理想,更多情况下要靠一个又一个跳板去往上跳,而每个跳板则可能都是完全不相干的项目。这其实并非是不想,而是存在一个叫“资源边界”的东西在限制着每一个人。就好像井底之蛙一样,如果他不先跳出井口,他怎么会知道大千世界都有哪些机遇?于是现在,有一根绳子从井口伸了下来,我想顺着绳子爬上去,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然后一群其他的青蛙在嘲笑:你就这点儿志向?我们是想直接吃到一只天鹅,而不是和你一样爬到井口舔苍蝇。
  2. 这将为我打造一个根据地。所谓人穷志短,我很难相信一个人在持续的贫穷中可以坚持远大理想。当然,或许有神人做到了,但那肯定不是我。况且一个企业需要很成功吗?不需要呀,哪怕能服务好100个优质客户,就可以活的很滋润了,并不是都要像滴滴一样垄断全国的网约车市场才能好好活着。于是,如果这次成功了,我打下了自己的根据地,那就可以以此为根基别做良图,就像前一条说的,人生是踏着一个个跳板上去的,而不是一步登天。
  3. 一个一无所有的普通人,究竟是类似17年的共享单车这种巨头重重且重资产的行业的机会大,还是类似WordPress这样市场需求存在,且有天赐之机遇,但巨头看不上的市场的机会大?或者不谈机会,就只说:一个普通人在哪个战场上能最基本的生存下来?

以上三点总结一下:对于一无所有的普通人,得先有自己的根据地,然后以根据地为基础一步步向上跳,每次起跳都是一次资源边界的突破,换来的是更广阔的眼界和格局。而WordPress提供了这第一跳的可能。

理想可以远大,但是具体执行方案还是要务实为主。

忽然有一天,”我还年轻“已不能再成为犯错的借口

回想我16岁那年,刚开始尝试做自己的一点小生意的时候,每当搞砸了事情,就会安慰自己:没关系,我才16,又是一个学生,往后日子还长,就当学习了。

从心理上来说,我始终觉得自己有退路,当前的错误不算什么。

再比如18岁那年刚尝试靠自己掌握的编程知识实现经济独立的时候,即便顿顿啃馒头甚至去挖野菜也不会感到困难或恐惧。因为我深知我的父母甚至老师会在我撑不下去的时候帮我兜底。我始终有退路,况且我的同学又都在吃家里的生活费,或是靠着做重复性劳作的兼职来换取一笔收入。而我只是在尝试、在挑战、在游戏,我的每一次尝试既不会对我造成灾难性后果又可让我领先周围人。

这种”我还年轻、我还有退路、还有人给我兜底“的思想让我无所畏惧,但如今,什么都变了。

有一天我突然意识到,如果我在30岁之前扑腾不出什么结果的话,那我此生可能就要定格了,而现在,21岁业已过半。留给我的只剩下八年多点的时间,这一瞬间,焦虑与恐惧袭来,从此我有了思想负担。

这一思想负担对我既有利又有害。若说它有利,它确实在督促我尽力前行;若说它有害,它也确实影响了我的决策判断——始终在瞻前顾后,并且变得内心敏感,害怕犯错。

利害相比较一下,我觉得害处或许更大——这样的负担既会让我畏畏缩缩不敢尝试,也会让我左右摇摆拿不定主意,这些品质将注定让我一事无成。

想想自己之所以认为30岁之后人生便定格了,也正是因为随着年龄的增长,就不可避免的要被与周围人比较,以及结婚生子后带来的财务负担让这一切更雪上加霜,最终整个人的决策风格都会偏向保守至上。

保守也就代表着失去了主动性。我觉得不努力或许没什么大不了的,但如果失去了主动性,也就失去了一切。

于是摆在面前的是一个矛盾的局面:既要清楚的认识到自己是个穷人,就本身的资源来讲无依无靠,以及自己30岁之前如果不能积累下丰厚的资源可能此生也就了结。还要在认清这些现实的情况下保持激情和无负担的思想。

这很难。也或许是我目前心智还不太成熟,我仍然无法取得一个好的平衡。

我现在需要一次大一点的“成功”来打破这种僵局,这个“成功”得让我在未来一段时间至少加大或保持对同龄人的领先,以使我在那段时间里卸下或减轻思想负担 。

我知道与他人比较是不对的,但就像前面说的,也许心智还不十分成熟,我还做不到完全保持自己的节奏而不受外部因素影响。如果我至少比周围人强,哪怕距离最终的目标仍很遥远,我相信我的心理负担也会减轻不少。

我寄希望于在搞的litepress.cn可以在上线后得到圈内的认可,并在今年下半年拿到融资。

如果我是对的,那事情就会打开一个突破口,当思想负担被卸下,潜力才能被激发。

bbpress批量删除垃圾帖子

当垃圾帖子上万之后,在WordPress后台删除显然就不现实了,于是直接执行SQL删除之:

DELETE FROM wp_posts WHERE post_status='pending'; # 删除所有待审核文章,因为bbpress是在post表里保存的帖子内容,所以此操作会删掉待审核的帖子
DELETE pm FROM wp_postmeta pm LEFT JOIN wp_posts wp ON wp.ID = pm.post_id WHERE wp.ID IS NULL; # 删掉孤立的帖子元信息
DELETE tr FROM wp_term_relationships tr LEFT JOIN wp_posts wp ON wp.ID = tr.object_id WHERE wp.ID IS NULL; # 删掉孤立的term绑定信息

WordPress文章数量10万以上时文章编辑器卡死的解决方案

这个问题来自对post_meta表的一个慢查询:

SELECT DISTINCT meta_key 
FROM wp_postmeta 
WHERE meta_key NOT BETWEEN '_'
AND '_z' 
HAVING meta_key NOT LIKE '\\_%' 
ORDER BY meta_key 
LIMIT 30

该查询由WordPress文章编辑器的Meta Box功能发起。

该问题的原因是MySql中普通索引的长度最长为767字节,如果使用的是utf8mb4编码的话,那么总的字符长度就是767/4,约为191,而WordPress的post_meta表的meta_key列的字符长度则是255。

所以此时因为meta_key的长度超范围,索引并未生效。解决方案可以选择把数据库编码更改为utf8或是将meta_key的长度更改为191,再或者是禁用掉Meta Box功能。

当然,提醒一句,这些更改都可能会破坏兼容性,所以更改前请务必做好测试工作。

最后,导致性能问题的原因千奇百怪,具体情况要具体分析再针对性解决。so,本文所述方案不一定对你有用,但可提供一个思考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