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明者充其量只能是暴发户煤老板

时常想起小时候长辈以及那些早熟的同伴所告诉我的:长大了就要带上面具,要变得世故,要学会皮笑肉不笑。

以及过年回家时伙伴眉飞色舞地跟我描述他在学校里如何城府又如何与学生会“打关系”。

现在回想起来,这些可真是来自一个小市民的精明啊。

我认定的是,如果想有哪怕一丁点作为,最基本的要求就是:“急人所难,诚以待人”。

若是搞的跟半仙一样的神乎其神,或是执着于玩“言语上的艺术”,相信不会有人愿意与之接触。

人与人相处毕竟是长期的过程,骗得了一时,骗得了一世?

又或者,一个刚出社会,有样学样,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学人家去“世故”,在那些饱经世故的长者眼里,怕不也是个笑话[……]

继续阅读

一切应当是可预测的

我觉得现实世界的一切都是可预测的。而造成不可预测的根本原因是信息偏差。

下面举一个极端的例子。

人们潜意识里觉得“我就是我”,认为自己的意识由自己支配。但本质上讲人的思维和意识是大脑中的一系列复杂的生物化学反应产生的结果,也就是说意识取决于产生反应的物质。而物质是可预测的,我们可以知道哪种元素和哪种元素之间融合会产生何种反应。

也就是说,“我”并不是“我”。我的想法,只是化学反应罢了,这些化学反应,受到此时此刻的变量影响必然会产生,而不由我主。

综上可知,人类当前的每一次进步都是物理化学反应在主导,是反应导致人们做出一个决定,而决定产生了后果,当我们掌握了期间所有演算公[……]

继续阅读

正确的废话

有时候发现能正常交流的人实在是不好找,大部分人探讨事情是不会联络上下文和外部环境的,于是就会说一些在短期内或理论上无比正确,但联系到所面临的实际处境却又接近于废话的话。

举个例子,就是关于二战史的一系列探讨。

有人说:德国对犹太人和斯拉夫人灭绝的政策是树敌的行为,甚至连一开始亲德的乌克兰都给逼成亲苏了。德国应该善待犹太人和斯拉夫人,这样道义上没有瑕疵又可以获得大量人力。

还有人说:德国应该先整合占领区资源再进攻苏联,这样才能多一份胜算。

也有人说:德国应该集中兵力一举拿下莫斯科,而不是南下分兵基辅,这样才能一举击垮苏联。

单看以上三个观点,可以发现他们说的都是无比[……]

继续阅读

为什么会坚信自己肯定会成功?

以前经常听到一个观点:成功属于胆大的人(非原话,但意思相近)

我以前觉得老板勇于承担风险,所以他享受高额的回报,这或许是一种“胆大”的体现?

但现在我的看法变了。这本质上不是“胆大”,而是他们看到了别人没有看到的东西,是这些因素综合在一起经过推理后他才认为他一定会成功,于是他才敢于投入资源去实现想法。

没错,我现在认为成功是可预期的,是一种大概率事件,而失败则应该是和不可控的自然灾难一样是一种小概率事件。

之所以创业失败率如此之高,我觉得是因为很多人并没有真的看清前方的路,而是抱着“赌一把”的心态就上路了。这种赌博就完全是碰运气了,而具体化到做事业这件事上,运气成分所起[……]

继续阅读

WordPress在中国为何不温不火?

这篇文章主要是梳理下我自己的想法,如果你有不同的看法欢迎留言交流~

我个人觉得有下面几个核心问题。

一、中国的大环境并没有为GPL的开源模式做好准备

这一问题是国情和大环境所致的,短期内没有改善的可能。

其具体产生的影响主要是以下两点:

1、本土生态资源匮乏

wordpress.org的应用市场强制只能上架GPL应用,这导致中国的开发者不得不构建自己的私域流量,对于没有流量积累的小开发则将举步维艰。

开发者的匮乏直接引发了恶性循环:没开发者->没生态资源->用户因此而排斥->没开发者。

幸好WordPress有丰富的全球生态为我[……]

继续阅读

论迹不论心,论心无完人

之前很多人说我做 litepress.cn 这个项目无非是为了流量,也有人说我如此大肆宣传,其心叵测。说的其实有道理,我确实是为了我自己为先,我完全可以承认这些。

但是仔细想想,你们会不会也对别人要求的太高了?我所能做的,仅仅是尽可能的探索与他人合作共赢的机会,以铺开我前进的路。我不会花大量时间做纯“利他”的事情,除非是我举手之劳。我是个连别人看起来很正常的“上班”都极度反感的人。除开小时候在工地打了几天暑假工外,我至今没坐过一天班。我绝不会把我的时间和精力放在任何无实际意义或追求短期利益的事情上。

我觉得我的人生只有头30年是有效的,过了30,若冲不开阶级壁垒,则此生便定格于此。[……]

继续阅读

我毕业了

作为一个极致的垃圾差生,我上了两遍中专,直到最近我周老师打电话问我毕业证还要不要了,我才意识到我正式成为社会人儿了。

回想起来这十几年读书的经历,我是真真的觉得学校不适合我。我甚至直到今天都不知道学校单在知识层面能带给我什么。所以,竞赛换来的省内春考本科免试的机会也放弃了,因为感觉去再念这四年除了浪费时间外对我就没啥实际影响了。

从初中开始,我就是要么在老师讲桌旁,要么在最后守着垃圾桶。这倒也惬意,尤其是坐在后面的时候,我可以随意翻弄我感兴趣的计算机相关的书籍。

我对学校的厌恶来自于教条的死板。为什么这么多科目每一样都要学?亦或是,为什么我只能学课本上出现的东西?更本质的讲—[……]

继续阅读

WordPress的市场很小,为什么值得投入精力

我想起来几个月前找开发人员的时候,听见最多的观点(或是叫嘲讽)就是:不要把WordPress说的很牛逼,这是很落后的东西了,大公司没人用的。随后就是类似大并发、微服务、SpringBoot等等的概念和名词。

他们说的其实是对的,WordPress的架构还是十多年前的,不谈什么分布式之类的,就单说单体架构中流行的MVC设计模式WordPress都不支持。模板引擎也没有,都要自己手工在HTML里面嵌入PHP代码。当然这里提到的MVC和模板引擎甚至于分布式架构在WordPress中都有相应的解决方案,只不过是第三方的。

WordPress的应用领域也确实是中小公司,大公司没有用它来做核心[……]

继续阅读

忽然有一天,”我还年轻“已不能再成为犯错的借口

回想我16岁那年,刚开始尝试做自己的一点小生意的时候,每当搞砸了事情,就会安慰自己:没关系,我才16,又是一个学生,往后日子还长,就当学习了。

从心理上来说,我始终觉得自己有退路,当前的错误不算什么。

再比如18岁那年刚尝试靠自己掌握的编程知识实现经济独立的时候,即便顿顿啃馒头甚至去挖野菜也不会感到困难或恐惧。因为我深知我的父母甚至老师会在我撑不下去的时候帮我兜底。我始终有退路,况且我的同学又都在吃家里的生活费,或是靠着做重复性劳作的兼职来换取一笔收入。而我只是在尝试、在挑战、在游戏,我的每一次尝试既不会对我造成灾难性后果又可让我领先周围人。

这种”我还年轻、我还有退路、还有[……]

继续阅读

WordPress文章数量10万以上时文章编辑器卡死的解决方案

这个问题来自对post_meta表的一个慢查询:

该查询由WordPress文章编辑器的Meta Box功能发起。

该问题的原因是MySql中普通索引的长度最长为767字节,如果使用的是utf8mb4编码的话,那么总的字符长度就是767/4,约为191,而WordPress的post_meta表的meta_key列的字符长度则是255。

所以此时因为meta_key的长度超范围,索引并未生效。解决方案可以选择把数据库编码更改为utf8或是将meta_key的长度更改为191,再或者是禁用掉Meta Box功能。

当然,提醒一句,这些更改都可能会破坏兼容性,所以更改前[……]

继续阅读

利用微软提供的安装盘制作工具快速制作Win10安装盘,免除到处找镜像的烦恼

微软官方下载地址:https://go.microsoft.com/fwlink/?LinkId=691209

跟着提示走即可,不再需要自己去下载ISO文件,该工具会自动为你下载最新的版本并烧写到U盘中。因为是微软官方出品的,所以下下来的系统也是最原汁原味的。

工具截图:

[……]

继续阅读

Jackson解析数据为空时字段类型产生变化的JSON字段

对于PHP、Python这类动态语言编写的API接口,其返回的JSON经常有这种情况:

1、字段有数据时:

2、字段无数据时:

可以发现,tags字段有数据时其类型是个集合,而当tags字段无数据时其类型则是个数组……

这就导致无法准确的编写用于映射数据的实体类。

为了应对这种情况,可以在注入Bean时为Jackson配置选项将为空的字符串、数组都映射为空对象(NULL)。

代码:

[……]

继续阅读

Kotlin使用Java反射Api操作KClass时遇到的变量作用域问题记录

Kotlin本身带的反射Api依据官方文档来看貌似是残缺的,想实现完整的反射支持只能调用Java的反射Api,类似下面这样:

这样就可以通过test对象调用Java的反射Api了,这样在操作Java Class的时候是没问题的,但是操作Kotlin的KClass就会出现变量作用域的问题……

问题的根源在于Kotlin代码在翻译成Java代码后无论你先前声明的成员变量的作用域是公有还是私有,都会被翻译成私有,并辅以一堆Get、Set方法用来操作该变量。这似乎是挺符合Java世界的标准的,在Kotlin下访问一个变量会自动调用其Get、Set方法。但在反射的这个应用场景下就会出问题[……]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