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明者充其量只能是暴发户煤老板

时常想起小时候长辈以及那些早熟的同伴所告诉我的:长大了就要带上面具,要变得世故,要学会皮笑肉不笑。

以及过年回家时伙伴眉飞色舞地跟我描述他在学校里如何城府又如何与学生会“打关系”。

现在回想起来,这些可真是来自一个小市民的精明啊。

我认定的是,如果想有哪怕一丁点作为,最基本的要求就是:“急人所难,诚以待人”。

若是搞的跟半仙一样的神乎其神,或是执着于玩“言语上的艺术”,相信不会有人愿意与之接触。

人与人相处毕竟是长期的过程,骗得了一时,骗得了一世?

又或者,一个刚出社会,有样学样,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学人家去“世故”,在那些饱经世故的长者眼里,怕不也是个笑话。

这些长者手里握住了大部分的社会资源,想要得到照顾,在自身对其有利用价值的基础上,最基本就得做到真诚,我实在无法想象会有人愿意把资源分享给学生会里耍惯了官威又学的油嘴滑舌的各个部长们。

如果将来我有孩子了,我想我会从小教他要正直、善良、勇敢,虽然短期看也许会吃亏,但一个人的品行养成是长期的过程——如果习惯了做一个精明的市井之人,那么也就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变得大方且“糊涂”。

时常想到,在我成年的这个时代里,改革开放的红利已经消耗殆尽,此时想从底层白手起家爬上去,就只能实打实的去拼综合实力。类似我爸爸所信奉的“机会改变命运论”我是从来不看好的。

我不相信有一次两次的机会被抓住或错失了就足以改变我的人生轨迹,我相信的是每个人的成长应该是一个综合的体系化的工程,应该全方位积累并步步为营,在打下一个基本盘的同时爬上下一个台阶,每个基本盘打下了也就不会掉下去,错失一两个机会也不会影响我,因为既然选择了全面积累、稳扎稳打的道路,也就意味着我的战略迂回空间足够的大,并不会被一两次失败打倒,就好像罗永浩造个锤子没造出来,他去睡天桥了吗?

如果要全面积累,那么个人品行无疑是其中很重要的一环。我能忍受多大的屈辱、我能“糊涂”成什么样,以及我能多大程度上的去“急人所难”,都最终与其他因素一起决定了我此生能走出去多远。

一辈子很短,我绝不要做一个蝇营狗苟的精明者,我要成事,成大事!

《精明者充其量只能是暴发户煤老板》上有5条评论

  1. 正直,善良,勇敢,“急人所难,诚以待人”,成事,成大事,这是判定一个“好人”的基本标准,加油,相信你!朝着正确的方向,不断努力奋进,心无愧,意无穷!

    1. 这或许是判断好人的标准,但是当一个好人不是我的目的。我的核心诉求是想在年轻的时候在人类社会里达到一定的高度,这样我才能在后面的人生中真正意义上的自由的体验活着的乐趣。

      所以其实个人品行应该是服务于这个目的所必不可少的一个因素,至于这种品行刚好符合“好人”的定义,则是一种凑巧也是一种必然。凑巧的成分在于当一个“好人”并不是我的出发点,这一套理论的核心思想是“利他”,以“利他”求合作;而必然是成分在于在人类世世代代的繁衍生息中,因为各种原因践行这种“利他”行为的人被逐渐认定为“好人”,于是,以“利他”为出发点就必然是“好人”。

      又或者,成为一个好人可以算是一种谋事的手段,而不是最终目的。我相信人性本恶,每个人在精神虚弱的时候都难免会有一些所谓“不正义”的想法,如果能意识到当一个世俗意义上的“好人”是成大事的必要条件,那么就会不断提醒自己要克服心中的魔。每一次隐忍,每一次割舍,都是因为心中有更远大的目标要追求。就好像有一句古话说:不图小利,必有大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aptcha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