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应当是可预测的

我觉得现实世界的一切都是可预测的。而造成不可预测的根本原因是信息偏差。

下面举一个极端的例子。

人们潜意识里觉得“我就是我”,认为自己的意识由自己支配。但本质上讲人的思维和意识是大脑中的一系列复杂的生物化学反应产生的结果,也就是说意识取决于产生反应的物质。而物质是可预测的,我们可以知道哪种元素和哪种元素之间融合会产生何种反应。

也就是说,“我”并不是“我”。我的想法,只是化学反应罢了,这些化学反应,受到此时此刻的变量影响必然会产生,而不由我主。

综上可知,人类当前的每一次进步都是物理化学反应在主导,是反应导致人们做出一个决定,而决定产生了后果,当我们掌握了期间所有演算公式时,我们将可以在知道初始变量的情况下通过计算得出事件的结果,这将会是一个逻辑关系。

由此向前联想:人类当今所获得的一切成就都可以推到当年第一个走出非洲的猿人的大脑中产生的某些反应,是这个反应致使它做出了这个决定,而它的决定则产生了后续的一系列后果。

再向前推:第一个生命是如何产生的?组成第一个生物的分子团是如何聚集的?他们或许来自四面八方,也可能来自外星,但我们可以肯定的是,这些分子一定都有他们各自的来源而不是凭空产生的,他们之所以会聚集于此也是受了“因”的影响。如果我们能准确的复刻这个“因”,那么我们就可以重复触发这一演变过程。

再向前推到极点:宇宙大爆炸时。如果我们知道了宇宙大爆炸的所有初始变量,以及每一种物质的所有化学物理反应所产生变化的机制,那么我们就可以通过不断的演算来推导出所有的一切了。

之所以我们现在做不到,就是因为前面说的“信息偏差”。我们既不知道宇宙大爆炸时的所有变量信息,也不知道其中所有物质的变化机理,所以我们无法完美预测这一切。

这就好像玩类似《钢铁雄心》这类即时战略游戏,即便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都可以从容自若的掌控一个虚拟的国家,但现实世界中掌控一个国家并不容易。

我觉得根本原因除了游戏对现实来讲缩略了很多东西外,更重要的是游戏中把所有类似稳定度、财政、军队这类的信息都具象化为了直观的数字,1就是1,2就是2。而现实中的国家则比这复杂得多,就比如二战时国军广为诟病的吃空饷问题,老蒋根本不知道他手里究竟有多少兵,因为虚报太多。这些虚假的数据最终影响了决策,从而导致现实中对事物的预测经常发生偏差。

人的一生轨迹从一开始便已注定。只不过因为我们还不能掌握所有信息以至于对此进行精准计算,于是这留给了我们希望以及无限的遐想空间。

《一切应当是可预测的》上有6条评论

    1. 在我粗浅的认知里,一切都可预测,不存在不可预测的东西。
      宏观上一切的“随机性”都是因为人们不能完全掌握影响事物变化的所有因素。
      就拿概率论里面经常用来举例子的抛硬币和掷色子来讲,影响硬币正反面和色子点数的是抛出时的角度、力度,抛出后的气流扰动、空气密度等因素。这东西就好像炮弹的弹道轨迹可预测一样,如果把扔硬币时和硬币在空中的所有变量都计算好,那么必然知道硬币是哪一面朝上。
      这不是说概率论和统计学没必要存在,因为这篇文章也说了,一切可预测的前提是一切因素可知,而现实中我们并不能知道所有的因素,所以这些事物也必然呈现给我们“随机性”。

    1. 这整个只能算理论上的狂想,实际执行的话确实不可能。同时,这个递归的问题我觉得无解,但是重演在触发递归的这一刻之前的宇宙似乎可行,不考虑算力和对反应机制的掌握情况的话。

    1. 应该是多种因素作用的结果。比如说致使你发送这条消息的是因为一组特定光谱的光线刺激了你的视觉神经,然后随后就是一系列复杂的反应,影响反应的包括但不限于你的大脑是否能理解这些光线的含义,以及你此刻的心情、思维情况。
      你是否要接收到这些光线不应该是由你能左右的,而是由一系列事件致使你必然会看到。比如说:我昨晚发了这篇文章、今天工作任务因为各种因素而被提前完成,于是你决定浏览一下互联网,其后在一些列事件影响下你最终必然看到了这篇文章。
      也就是说,所有的“果”,都是由一系列“因”导致的,这个“因”不是一两个孤立的存在,而是可以一直追溯到宇宙大爆炸的那一刻的。也就是说,决定我们今天的是宇宙大爆炸时的初始变量。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aptcha Code